優秀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零八章:進場鑒賞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贵宾厅单间中,陈墨瞳打了个哈欠,在背后保镖的提醒下,把视线从手机上挪开了,透过巨大的单面玻璃看向舞台上那聚光灯汇聚的万众瞩目之物。
“家里想要的东西就是这个么?”陈墨瞳把手机屏幕按熄了,呆呆地盯着玻璃罐中的巨型水蛭好一会儿,忽然瘪了瘪嘴:“你可真丑…”
在她身后的两个保镖基本都为陈家大小姐这幅做派郁闷的不轻,但却无可奈何,只能安慰自己陈墨瞳这种满不在乎的心态才是最好的竞拍状态,总不像那些二三流世家混血种一样,激动地黄金瞳都点亮了,一整场竞拍下来估计得(dei)累的不轻,报价的时候大概连嗓子眼都得吐出来,有失豪门风范。
保镖们认为陈墨瞳对这场交易晚看得很轻,但其实陈墨瞳走神的力度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夸张不少倍,屏幕黑掉之前还显示着一个论坛的后台界面,看样子交易晚会持续到现在,她的关注点从来都没有放在前二十一件交易品上分毫,全心全意地沉浸在了论坛刷帖中。
如此吸引她的这个论坛的名字叫‘守夜人’,不经让人想起乔治·马丁老爷子笔下的《冰与火之歌》里身归兄弟的长城边疆军团,但很显然论坛里活跃的用户都不是什么铁血军迷,或者西幻爱好者…他们是西幻虔诚者,因为他们笃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龙族’这种东西!
守夜人论坛由一群将‘屠龙’恪守为信仰和人生目标的精英大学生所组成,然而在论坛中陈墨瞳经常刷到的帖子不是“论龙血的十二种用途”或者“降龙十八掌的实战技巧”这种东西,反倒是“组团约下午茶三缺一”和“今晚8:00准时安铂馆party”这种极具大学生活气息的帖子居多。
如果说冰火里的守夜人是以‘无享妻爱,不履寸土,决绝子嗣’为信条的硬汉,那么守夜人论坛里的帖友们大概信奉的就是‘零处分、不点到、不挂科、六十分万岁’的真实大学生了,并且随时随地把‘龙’这种东西挂在嘴边,但到了下午茶点该去买奶茶买奶茶,该奔食堂奔食堂,末了还得发帖抱怨一声餐厅猪肘子越来越难吃了。
很扯淡,像是整个论坛的贴友都是某所国外私立大学的学生,任何人误入这个论坛都得被里面中二病云集的帖子给逗乐上一整天…很可惜陈墨瞳并没有,因为她本身就算是这个大学的学生。
卡塞尔学院,这是陈墨瞳即将入学的学校,提前一年的预科班已经在上个月读完了,不出意外秋季开学她就得坐上直飞芝加哥国际机场的航班,拎着大包小包奔赴往那个藏在伊利诺伊州深处的山顶学院,去攻读与屠龙有关的一门门学科,如果卡塞尔学院里的学生在外人眼里是神经病,那么陈墨瞳很显然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把自己同化成神经病里的一员了。
家中的老人包括她的父亲都认为她没有准备好,离家一年的预科班暴露出了她不少坏毛病,预科班的老师反应她有些离经叛道不符管教,同期的同学们也说她显得有些神经质,并为她冠上了红发巫女的别号,预科班也强烈建议让她再缓上一段时间再考虑正式入学的事情。
但她都不把这些当一回事儿,早早就自个儿联系上了卡塞尔学院的人工秘书诺玛订好了机票,为此她的父亲也将她约到了那个庄园的书房中对谈,没有想象中的严厉呵斥或者冷脸囚禁,只是让她去那座滨海城市参加一场慈善晚宴为家族带回去一件东西,等到交易会结束了再说去卡塞尔学院读书的事情。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一只水蛭。”陈墨瞳看着陈列台上被聚光灯照得纤毫毕现的无脊椎生物皱了皱精致的鼻子,她不是太喜欢这种软乎乎的东西,尤其当它还能趴在你身上吸血的时候…自然界中能吸血的东西她都讨厌,因为最常见的是蚊子,没人喜欢这种可以让你大好夏天比基尼都穿不了的小东西。
交易师没有透露任何有关巨型水蛭的情报,但今晚大部分来到歌剧院的客人们都是冲着这件交易品来的,原以为它会成为压轴的交易品,但没想到这么早就拿出来了。
整整半年之间滨海城市的以及延边的混血种社会里就已经有所风声了,那是有关‘永生’的传闻,听起来很扯淡,比传销还扯淡,但在涉及龙族文明中‘永生’这个词似乎并不意味着天方夜谭。
每一只纯血龙族都难以死亡,死亡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次永眠,只要提前做好‘茧’,在死亡后的数百年乃至数千年后他们就能迎来一次新生,而如今放在台上的‘礼物’则也是打着能让普通人甚至混血种重临新生的噱头引起了混血种社会里不少时间的轰动,乃至陈墨瞳背后的家族也为之惊动了,派遣她来夺得这件物品。
陈墨瞳忍不住想到了她把这个东西买回家后家里的那些‘老人’会用它来做什么?总不会是晒干拿来当来当药材?毕竟在中国的药典里水蛭这种东西是可以晒干入药的,在乡下也有人专门做淡水养殖用以批发和倾销,听说可以有效治疗中风和高血压…大概现场无论是谁成功拍到后都得立刻晒干服用了,因为就现在这个氛围看来,得高血压和中风是迟早的事情。
就在陈墨瞳又陷入发神的期间,她背后的保镖再度咳嗽了,脸上的表情很僵硬,比起侍卫,他们更像是为了‘监督’和‘监视’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孩而来的,因为保不准离家太远这个女孩就得像个脱离了鸟笼的金丝雀一样飞到他们摸不着的地方去。
陈墨瞳顿了一下回神了,拿过了一旁的麦克风拍了拍,于是整个歌剧院的人都被她麦克风的杂音和她清嗓子的声音给吸引脱出了狂热和神往的状态。
“五千。”
甜爱魅惑:巨星的隐婚妻
霸爱叔叔
女孩平静散漫的声音响起,没有经过变声处理。
没人会以为对方只报价了‘5000’,因为发言的人是一直处于沉默的1号贵宾厅,所谓的五千是指的五千万美元,足以洒下金山银海的巨额。每个人脸色都微微变了,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报价开始了,而一开始的报价就如此具有冲击性,等同于彻底将獠牙咬在了舞台的罐子上。
“五千一百万。”有人立刻跟进,喉咙里呼出的热气像是要把椅子上的红绒给点燃了。
“五千两百万。”三个号码牌一齐举起,喊出了同样的价格,交易师也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这个价格在分秒钟就会被漩涡般的金钱洪流卷下去。
“六千万。”出价的是贵宾厅的人,彻底地将气氛炒热了,这时场内的大部分宾客们才注意到了二楼上不少贵宾厅中的年轻人们都走出来了,他们的眼眸是亮眼夺目的金色,只是稍微抬头去仰望就会被那摄人夺魄的光辉给压得抬不起头、喘不过气。
“六千五百万。”3号贵宾厅中的酒德麻衣也跟进了竞拍,她的眼里藏着锋芒,十根纤长的手指轻轻触碰在一起,从落网般的指缝中透过看向单面镜后那群龙的盛宴。
普通人不可能在这个场面中拍下这件交易品,资金储备是一方面,正常人的产业就算如黑太子一般巨大也很难跟混血种积累的财富相比,毕竟混血种在继承了龙族血统的力量以外,也遗传了那对财富几乎偏执般的狂热!
每个混血种世家身后的财富都是正常人难以想象的,那是无数企业联合拥趸起来的巨型财团,这个交易会中正常人每一次叫价都是将自己的全部身家压下,现在的竞拍金额已经达到了六千万余美元,换算成人民币就是接近四个亿整的财富,举起这个牌子就等于将一个普通人苦心经营几十年的中型企业拱手让出…无异于倾家荡产!
但同时这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主办方在这场晚宴中并不强行要求竞拍出价必须要有相当量的实际资金,企业本身也可以算作抵押物,只要主办方认可,你的全部身家乃至你的妻女都可以成为你举牌参与这场游戏的数字…主办方这群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那巨型水蛭没有什么区别,总能麻痹着你的痛觉抽干你最后一滴血。
“七千。”1号贵宾厅中再度响起了报价,还是那么的散漫。
“七千一百…。”歌剧院内场坐席有人举牌,亮着淡淡的黄金瞳,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瞬间被楼上新的叫价打断了。
“八千百万!”4号贵宾厅陡然杀入战场,他从交易晚会开始沉默到了现在,第一次出价就如此具有跳跃性,话语中的锋锐不下于3号厅的酒德麻衣。
“还有打配合的么?看起来不少人真把这件交易品当回事儿了啊。”陈墨瞳一眼就看出了4号贵宾厅跟场中那个举价七千一的混血种是一伙儿的,通过配合高抬竞价来给旁人树起压力,让他们心中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实力跟这些人竞争。
“一亿。”陈墨瞳叫价。
价格出现断崖式上涨瞬间冲破了九位数,不少人脸皮抽了一下,看向1号贵宾厅,他们只知道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但却不知道来历。
这种加价已经是带着十拿九稳的气势在玩了,1号贵宾厅里的人不介意告诉所有人,今晚她有自信就是这场交易晚会里最大的金主,要抬价、要竞价的都可以跟她一起玩,前提是要有自信,别在中途就被玩死了。
不少人想向着1号贵宾厅投去黄金瞳,试图用自身的血统让对方产生恐慌…很没意思的做法,但有些时候却格外有效,但很可惜所有视线刺过去都是有去无回,就算混血种有着超级视力也没法穿过单向玻璃看到后面女孩的表情…说不定人家早有预料蒙着眼睛在跟大家玩儿呢?
“两亿。”有人举牌报价。
这个出价的声音很平淡,可却是让正想出价一亿几百万,或者几千万的竞拍者把话卡死在了喉咙里,像是吞了一整块鱼骨表情非常难看,他们不陌生这个跳价两亿的声音,因为翻倍竞价在今晚已经被这个疯子玩儿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66号牌买家,今晚万众瞩目的中心毫不意外地杀入了竞拍中。
不少人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向那个年轻男孩,可就是这回头不经意的一眼,直接断送掉了他们的继续跟拍的念头。
每个人回头的瞬间,宛如当头撞上了一面看不见的墙,他们甚至没有看清任何东西,只感受到莫大的恐惧汹涌而来,不少人差些跌下了椅子,整个会场像是被一只手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开始东倒西歪起来了。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患有哮喘的富商摸出气雾剂满脸血红的吸食补充沙丁胺醇,女伴紧束的胸腰剧烈起伏间差些崩开扣子…歌剧院后面简直藏着一条巨龙一直在后方凝视着他们!但凡目视恶龙的人眼前、脑海中仿佛点过了一道惊雷,整个人在大脑嗡鸣中竭尽全力地往后仰,要去避开那鬼神般的威严。
…一盏金色的汽灯不知何时在黑暗中点亮了,就像深夜大海拍击礁石的悬崖上点亮的引航灯,那金色的光简直能把人整个的点燃起来,整个被置身于熊熊的烈火中喉咙里像是煮沸水一样说不出半个字来。
胆敢直视鬼神之威的竞拍者们无不退身垂首以表觐见之礼,歌剧院内场坐席上几乎所有的普通人竞价者心率上升到了一个堪称危险的地步,暴汗打湿了他们的内衬黏住滚烫升温的皮肤,也就是这一刻,第二十二号交易物的竞拍宣告所有普通人退场。
二楼上的混血种们不少撞到了墙壁,想要跟进的话语硬生生被憋进了喉咙中,66号牌的买家没有任何的攻击举动,只是点亮的黄金瞳,那视线就宛如抽了他们的一巴掌,将他们所有的胆气和高傲给扇碎了。
这场晚会混入了一个超级混血种。
所有混血种心中都涌起了惊骇和畏惧,像是脖子上不知何时被架了一把刀,简直就是一颗炸弹瞬间引爆在了歌剧院内,不少年轻的混血种在那对黄金瞳点燃的瞬间想要抽身离席,但却立刻被对方毫不留情地锁定了,目光就像千把刀子插在了他的脚面上一样,这疯了一整晚终于扯开伪装的超级混血种只用了一个视线就把他们所有人钉死在了原地!
…不亚于纯血龙王的恐怖血统威压!
交易晚会结束了,现在开始是新的游戏时间。
这意味着接下来的歌剧院中可能不会再有所谓的‘规矩’了,混血种能用黄金瞳威压普通人让他们放弃竞拍,那超级混血种自然也能用黄金瞳让他们这些自视甚高的人成为温顺的羔羊。
“怪物进场了!”监控屏幕前薯片妞低声说,“你猜还能竞拍下去的有几个?”
“我不知道。”酒德麻衣说。
“麻衣你没事吗?”
“没事。”酒德麻衣点头,把手中的香槟放了下去,在她金色的礼服上还留有一片浓郁香甜的酒味。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