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445. 林芩熱推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藏剑阁的混乱,爆发得太过突然了,而且完全拿捏住了整个藏剑阁的死穴,导致墨语州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
他若是继续执意封锁的话,短时间内寻找不到一个妥当的解决方式,那么宗门的弟子必然会死伤惨重——已经有数十名弟子自爆剑丹,如此行为不仅等同于自废武功,同时也会对周围的人造成一定程度上的伤害。
当然,这一点并非最可怕的。
真正可怕的是,受到魔念污染从而入魔的这些藏剑阁弟子,一旦自爆剑丹的话,便也会将魔念散布出去,导致其他本来没有入魔弟子也会因此而被魔念污染。
这就让人非常痛恨了。
……
几道剑光直飞浮空岛。
尚在远处时,墨语州和另一位太上长老便已经能够感受到整个浮空岛上满溢而出的凌厉剑气。
这股剑气的气势极为惊人,近乎于化作实质般的笼罩在整个浮空岛上,压得岛屿上的所有人都无法轻举妄动。
这便是藏剑阁“琴棋书画”四大太上长老里,“琴”长老林芩的小世界能力。
她可以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将自身的剑气彻底释放出来,进而增强自身的剑气威力,又或者是通过剑气所产生的“气”来干扰、压制对手的气,借而增强自身的气势,对被她列为敌人的目标进行压制,只要实力不如她的修士,都会被彻底压制住,形成类似于禁锢的特殊效果。
林芩的实力不仅是“琴棋书画”四大太上长老里最强的,同时她的小世界能力也是最为特殊的。
当然,这也与她所拥有的“飞剑”较为奇特有关。
一头长发及腰的林芩,抚琴而奏。
琴音清脆叮咚作响。
但随着她的每次弹奏,空气里就会有一道涟漪荡开,紧接着浮岛上的某几处气势就会跟着改变调整,或强或弱,总体上而言总是能够得一个平衡,但同时又能够彻底压制住整个岛屿上的“气”,保证那些试图作乱的藏剑阁弟子都被压制得死死的,完全动弹不得。
这是只有林芩一人才能够胜任的工作。
空气中,两道涟漪缓缓荡开。
墨语州与另一名太上长老的身形紧接着出现在侧。
“情况如何?”墨语州开口。
“这里可以压制得了,但没有意义。”林芩摇头,“我感受不到恶意。”
“整个藏剑阁都被搅得天翻地覆了,这还叫没恶意!?”另一名太上长老一脸怒容的说道。
“除了一开始因为混乱导致产生的伤亡外,在接下来的过程中都没有任何弟子伤亡。”林芩瞥了一眼对方,声音淡然的说道,“而且最开始之所以会出现伤亡,还是因为一开始那些执事的应对手段过于激进,否则的话完全能够减免这些不必要的损失。从根本上来看,对方只是让他们投鼠忌器而已,并没有在这里大开杀戒。”
“你的意思是,对方在虚张声势?”墨语州敏锐的捕捉到了林芩话语里的潜台词。
林芩斜了墨语州一眼。
没有开口,但那蔑视的眼神,还是让墨语州感到自己遭到了羞辱。
“虚张声势,指的是对方没有那份实力,只能凭借虚假的声势来吓人。”林芩收回目光,双手依旧抚琴而奏,但周围却没有琴声传出,只有琴弦被拨动的“噔——噔——”声,“那个魔头,控制力相当惊人,至少除了一开始的混乱和过激应对导致的死亡外,后面哪怕就算是有弟子自毁丹田剑气,也仅是修为尽失而已,并未伤及性命。”
“你的意思是……”墨语州愣了一下,旋即意识到林芩的言下之意,“让我关闭护山大阵,放那魔头离开?”
“不然呢?”林芩头也不抬的继续说道,“宗门秘境入口被堵,我们绝不可能对自己的弟子挥屠刀。眼下我虽然控制住了悬岛的情况,但我也等同于被困在这里,而若是我离开的话,那么悬岛必然会被破坏,这里乃是护山大阵的中枢所在,其重要性如何也不需要我多言了吧?”
“至少我们现在还能够将那魔头困住……”
“那你有把握在短时间内找出对方,并且将其制伏吗?”林芩语气渐冷说道,“现在的情况,只是对方放出来的一个警告而已,若是继续下去,到时候对方一念间让我们所有受到魔念感染的弟子自毁,藏剑阁就算不变魔域,也必然会遭到重创,这个责任你要背吗?”
“丹田剑气自爆,只是冲伤经脉而已,并非不能医治,多花个十几年也还是可以让这些修为尽失的弟子恢复,但如果他们真的死了,那才是真的一无所有。”林芩沉声说道,“而且就算你不愿关闭护山大阵,那又能如何?现在外面逃窜出去的入魔弟子已有数百了吧?他们分散着四处攻击作乱,你也根本不知道哪一个就是魔头,搞不好那个魔头已经逃出去了呢?”
墨语州和另一名太上长老沉默不语。
他们知道林芩说的是事实,但就这么认输,他们也的确心有不甘。
想了想,墨语州还是将剑冢之事告诉了林芩。
本是神色淡然的林芩,此刻也不由得皱起眉头,沉声喝道:“胡闹!如此重要之事,你先前居然不第一时间说明!”
“我……”
“关闭护山大阵,放对方离开!”林芩神色凛然,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林芩在“琴棋书画”里不仅位于首位,同时她也是藏剑阁十二位太上长老之首,其地位仅次于藏剑阁的掌门,犹在副宗主之上。只是通常她并不会出面管理藏剑阁的事务,而是由项一棋、墨语州以及其他几位太上长老负责,但倘若当她正式出手接管整个藏剑阁的决策和安排时,就算是掌门都要与其共商协议。
“是。”墨语州知道,林芩此刻的态度是认真的,那么他唯一需要做的事,便是执行林芩的命令。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
冲击藏剑阁护山大阵的点,已经超过了三百,而且这个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着。
但石乐志心知肚明,别说是三百了,就算是三千、三万,都不可能冲破这个护山大阵。
护山大阵之所以叫护山大阵,便是因为整个阵法是与地脉结合到了一起,除了作为最关键的阵法力量外,还有山势、地脉、天地灵气等等诸多的外在因素,所以护山大阵才会是一个宗门最后的防御阵线,也是一个宗门最后的底牌。
当然,护山大阵也不是万能的。
若是力量强横到一定程度,还是能够攻破护山大阵的——彻底摧毁一个护山大阵基本是不太可能的,但如果只是打破一个缺口,或者让一个护山大阵出现一些不该出现的破绽,导致护山大阵的运转停滞、迟滞,还是可以的。
不过,这绝对是那一群不过本命境、凝魂境的弟子能够做到的事。
石乐志在等。
等藏剑阁有聪明人能够看出自己的威胁。
当然,如果对方不在意,非要弄个鱼死网破的话,石乐志也同样不虚,只是到时候她的反击手段就不像现在这般温和了,还会给藏剑阁的弟子留下性命。
就在石乐志思索着后续行动计划的时候,阻挡在她眼前的光墙,陡然一灭。
天地再度一黯。
石乐志的嘴角轻扬,拉着小屠夫的手就快步朝前。
很快,她们就离开了藏剑阁的内门,转而进入到外门。
不过石乐志也没有那么天真,在离开的第一时间就解除那些魔念,那些中招的藏剑阁弟子此时可是她的人质呢,在没有彻底安全之前,她怎么可能会将这些人质全部释放。
“娘亲……”
“我知道。”石乐志回过头望着小屠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并未让她看到自己眼里的凝重。
自她离开内门的那一刻起,那股可怕的威压感就始终笼罩在她的身上,其中隐隐缠绕着极淡的剑气,也正是这些剑气所散发出来的“气机”牵动了小屠夫的心神,所以才连带着石乐志都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其中的敌意。
很淡的敌意。
但也格外的凌厉。
又前行了好一会,直到两人都走出了外门的地域,石乐志才终于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我是真的被锁定了呢。”
“你可以瞒得过寻常人的感知和搜索,宛如向海水里滴入一滴墨汁。”有一道清冷的声音,在石乐志的声音落下后,紧接着响起,“但倘若一滴墨汁落入的地方,只是一张白纸的话,那么你猜这滴墨汁是否还能够无所遁形呢?”
“确实,太显眼了。”石乐志点了点头,“看情况,我似乎还没离开藏剑阁的内门?”
“不,你离开了。”一道飘渺如烟般的身影,缓缓在石乐志和小屠夫的面前出现。
只是,这道身影并不是站立的,而是盘坐在一块石盘上。
而在她盘膝的双腿上,则是放着一张木琴。
“只是,你还没有离开我藏剑阁的外门区域而已。”十指轻压琴弦上的年轻女子,抬起头凝视着石乐志,然后缓缓说道,“你就是夺舍了苏安然的那个魔头?”
“胡说!”小屠夫朝着这名年轻女子龇牙,就像是一只被逼入困境中的凶兽,“娘亲才不是魔头!”
石乐志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伸手将小屠夫给揽到身后,挡住了林芩的目光。
“哦?”林芩望了一眼被石乐志遮住身形,只露出小半个脑袋的屠夫,然后才挑了挑眉头,“看起来,你倒更像是黄谷主给他徒弟留下的后手?……又或者说,其实你才是苏安然?”
“你猜。”
苏安然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林芩望着苏安然那张清秀的面容,再听着从苏安然嘴里传来的女声,她有一瞬间的确是在怀疑自己猜测的准确性。
太一谷收的前九个弟子都是女个,可为什么偏偏第十个弟子却是男的?
而且,“苏安然”这个名字不管怎么听,似乎都更偏向女性化一些,而且那面容也不像寻常男性那般阳刚,反倒是显得相当的清秀。虽说玄界里也不是没有长相清秀的男性修士,但此面相的修士都有一个比较共同的特征,要么就是拼命的在向外界传递自己男性的信号,要么就是选择依附于实力强大的女修。
“不猜了。”林芩摇了摇头,“只要将你拿下,之后的事就等黄谷主过来再做交涉吧。……你可以放心,只要你不反抗,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石乐志轻笑一声。
她是不可能束手就擒的。
且不说她不可能将自身的安危、苏安然的安危交到一个敌人的手上,单是屠夫身上的秘密,就足以让石乐志拼命了——这可是玄界第二位人灵,像藏剑阁这般“以剑御人”的宗门一旦发现小屠夫身上的秘密,到时候会做出什么举动来,根本就没人能够预料得到。
“如此,那就只好先请你留下来了。”
林芩沉声一喝,右手拇指往琴弦上一拨。
琴声铮铮。
空气里却是陡然传来几声凌厉的锐鸣。
数道细如毫针的剑气,竟是凭空而现,直朝石乐志的周身袭来。
石乐志眼神一凝,神色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体内剑气涌动,一股朦胧的雾气陡然出现在石乐志周身。
这股雾气,完全都是由最纯粹的剑气凝聚而成。
那射速极快的几道毫针剑气,猛然一头扎入雾气之中,只听得一阵金铁交击之响,这片浓厚的雾气竟是被射穿三个细孔,其中两道都被有所准备的石乐志侧身躲开,但第三道紧随其后射来的剑气,刚做完侧身躲闪动作的石乐志已经无法完全回避,于是只能规避要害部位后,强行硬抗。
只一击,石乐志便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剑气并未停留在苏安然的体内,而是直接洞穿而过。
但真正影响可怕的,却是因为这道剑气的洞穿,对苏安然身上这处裂痕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原本不过只是两、三道半寸长度的裂痕,陡然间就扩散到了一指来长,而且更是直接呈蛛网式的扩散,隐约间似要彻底破碎一般。
林芩猛然一拍琴弦,止住了琴弦的颤动。
周围空气里原本涌动着的翻滚剑气,顿时一消。
甚至就连石乐志身旁的这股剑气浓雾,也彻底消失,一股充沛的强横压强猛然压在了石乐志的身上,这顿时便让她感到有了一种负山而行的沉重感。但凭借惊人的意志力,石乐志终究还是没跪落在地,只是一股可怕的黑色雾气,顿时便从她身上冲霄而起,化作了漫天的黑云。
林芩眉头紧皱:“小世界……道基境?难怪你能够在洗剑池那边大开杀戒,连于成都被你斩杀。不过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我之间的差距相隔了一个苦海,而且你在不知不觉中还踏入了我的小世界里,所以你从一开始就全无胜算。”
“再说了,你继续这么放任自身的小世界,苏安然的身体承受得了吗?”
“你怎么就知道我夫君的身体承受不了。”石乐志哪怕身体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感,但她的笑容依旧傲然,“我夫君的身体强壮得很呢,只可惜你无缘一试。”
林芩摇了摇头,并未在意石乐志话语里的挑衅:“苏安然的身体,终究没有接受过法则的洗刷,所以你如此强行施放法则之力,甚至凝结出自身的小世界,对他只会是负担。……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他的身躯已经快要崩碎了吧。”
石乐志依旧只是在笑:“你猜。”
“我不用猜。”林芩还是摇头,“我实力比你更强,只要拿下你就够了。……既然你称苏安然为夫君,苏安然也能够放任你如此毫无顾忌的使用他的身体,那么我猜……剑宗当初封印在两仪池内的东西,是你身旁那个小女孩吧。”
“很可惜,还真的不是。”石乐志笑得很开心。
“或许吧。”林芩突然也笑了,“但是……她绝对不简单。”
这一刻,林芩的双眸,猛然有了一抹明亮到让人心悸的光芒。
“走!”石乐志突然伸手在屠夫的身上一推,“破空飞遁!”
“哪里走!”
林芩怒喝一声,手中琴弦一拨,琴音滚滚,顿时便化作无数道剑气汹涌袭来。
但也不知石乐志用了什么手段,只见屠夫只是化作一道紫色的剑光,便破空而出,就连林芩所演化的小世界都拦不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