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txt-第六百一十五章 我這陣子…真的好倒黴啊!推薦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当李维手持那柄秩序七节权杖从魅魔女王的寝宫中重新回到颤栗牢笼大教堂时,望着眼前一片血肉模糊的断壁残垣,还有那些糊在天花板和破碎石壁上的‘人渣’们,也是愣了一小会儿,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片场’。
虽然早就想到过自己的‘人间蒸发’可能会让自己的两名随身保镖,尤其是这位‘地狱疯犬’小姐,绝不会安分的坐视那群肉虫在自己面前继续轮番上演欢乐派对,但也没想到自己仅仅是消失了几分钟…她们就已经快将这座大教堂给直接拆迁了…
甚至李维怀疑自己若是出来的再晚一点,扎瑞尔能干出将整个申迪拉维尔给彻底夷平的疯狂之举…
她倒不是为了帮可能被榨成龙干儿的自己报仇,更不是借此逼迫魅魔女王放人…而是源自天性中那种纯粹对混乱与邪恶的厌恶与敌视…
若不是一路有李维和霜巨人小姐看着她,这位堕落天使小姐怕是已经单枪匹马一路将深渊怼穿了好几层也未曾可知。
而随着李维于这片‘废墟’的重新出现,红色寿衣帕勒芬妮那显得有些焦虑和庆幸的声音终于自胸前石像中重新响起:
“万幸,你居然出来了!”
只是这种感叹很快就变成了深深的疑惑:
“她居然肯放你出来?只是怎么会这么快?”
被一名魅魔质疑自己能力的李维当即就不乐意了,颠了颠手中的银色金属棒道:
“喂喂喂,什么叫怎么会这么快!我就从她那儿拿个东西能要多久。
“帕勒芬妮小姐,你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呢?难道我还非得和您母亲发生点儿什么才算正常吗?
“您这样老实说让我很为难啊,万一把艾黎给我教坏了可怎么办?”
红色寿衣愣了愣,旋即变得有些窘迫起来:
“对…对不起,我只是有些担心你的安全。”
帕勒芬妮的‘诚恳’,反倒是让原本只是开个玩笑的李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位因为出身问题自卑而又敏感的魅魔小姐了。
而就在这时,两人的对话也引来了蓓丝特娜和扎瑞尔的注意。
“提比利乌斯!发生什么事情了?”霜巨人小姐第一时间跃了过来。
与此同时,满身血腥的扎瑞尔也缓缓转头朝他望来,如同死神的凝视…
让李维有些无语的是,察觉到自己的‘脱困’,看这位堕落天使小姐的神情,竟是似乎还有些小失望啊…
也是…估计按她的想法,若是能跟魅魔女王美坎修特干上一架,才不枉白来一趟申迪拉维尔吧。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李维环视了一眼已成危楼的大教堂,为了不至于跟可能会因此恼羞成怒的美坎修特真干上一架,想了想问道:
“帕勒芬妮,如果我要去趟阿兹格拉特该怎么走?”
“你去格拉兹特的领地做什么?!”
帕勒芬妮对这名‘六指恶魔’似乎有种天然的恐惧。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那恐怕…得去了才知道啊。”李维发出莫名的感慨。
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对此作出什么解释…
难道告诉她们这是来自某位‘谜语龙’的安排吗?
老实说,如果这个‘建议’不是来自希尔维,他本能中也是抗拒去往阿兹格拉特的。
而这一切,都源自于‘童年阴影’。
当年他为了签署一个强力些的召唤物,愣是作死的利用【异位面召唤术】连开了八道门…
可无论是第一次遭遇的那条能够利用灵能的巴兹契魔鱼克拉兹克,还是三个元素位面领主,亦或是灰色荒野和血战战场,看上去都是险象环生。
可这一切,都远没有最后一次去往无底深渊来的可怕。
他虽然没有和那名传说中的深渊三巨头之一的乌黯主君正式照过面,但当时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危险直感,却至今都令他印象深刻。
那时他甚至都已经有了一种对方很可能会‘顺着网线爬过来砍了他’的错觉,只是不知为什么那种感觉又随着传送门的关闭忽然消失了。
也正是因为那一次近乎在死神指尖起舞的体验,让李维打消了在出使格尔索恩城前再开一次门的想法。
否则以他当时‘开卡包开的失了智’的状态,未必会满足于一颗短时间多半没什么卵用的恶魔之卵。
当然…紧接着孵化而出的小艾黎,让李某龙直接真香现场了…
……
有些出乎李维预料的是,这一次去往阿兹格拉特的路途比想象中要顺利的多,仅仅花了不到半个月的旅程。
说来也托格拉兹特的‘功劳’。
早年这位乌黯主君因为对魅魔女王因爱生恨,为了向申迪拉维尔大举进军,这货不惜耗费巨量的人力物力,在混乱的深渊中秘密开凿出了一条从他的三重国度直达申迪拉维尔的通道出来。
可能会有对深渊并不是很了解的凡人对此表示疑惑,为什么在45至47层的三重国度,会和深渊第570层的申迪拉维尔‘这么近’?
这就要涉及到一个物理空间范畴上的问题。
而人类对深渊研究最深刻的,还是莫过于当年黄金年代的耐瑟帝国。
根据耐瑟文献上大奥术师们的研究表明,深渊的空间结构层面,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种垂直纵深的空间构造,而是有些类似当年李维他们所处的地下幽暗地域。
一个个看似无边无际的深渊层面之间,除了那些复杂的传送门联通外,也会存在一些碰撞出来或是人为的‘通道’。
只不过相比起位置相对固定的幽暗地域层域,在混乱的深渊,这些层域,更像是‘活’的且不停蠕动变化的。
而深渊的多少层,与其说是它代表的层域深度,不如说是一种时间发现顺序上的编号反倒更容易理解一些。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许多明面上看上去极其遥远的两个层域,实际上却近在咫尺。
就比如彼时的三重国度和申迪拉维尔。
而根据魅魔女王提供的‘小道消息’,三重国度不仅与申迪拉维尔‘交界’,甚至与第66层的蜘蛛魔网也有着链接的通道…
这一切都是为了方便那位银宫之主幽会蜘蛛神后罗丝。
只不过让美坎修特笑的合不拢腿的是,罗丝对于格拉兹特为了讨她欢心的一切举动都欣然笑纳,并表示十分感动,可到了格拉兹特向她正式求爱时,却又果断拒绝了…
实乃白莲婊中的典范…
只是让李维稍稍有些疑惑的是,无论是罗丝还是美坎修特,明明都不是那种贞洁烈女啊…
魅魔女王就不用说了,全科瑞尔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知名女司机,口味更是重的能和狄摩高根那只浑身长触手的双头狒狒保持常年PY的关系。
而罗丝、或者说她还叫艾罗希涅时,干过最轰动主物质世界的事情,莫过于直接绿了精灵主神科瑞隆,并联合自己的儿子维纶、兽神格乌什、野兽之主马拉试图推翻自己丈夫的统治。
而在被科瑞隆剥夺神力堕入无底深渊后,为了找回神力并得到庇护,有段时间似乎还跟软泥怪之主关纳德不清不楚…并最终又背叛并干翻了它,还夺取了其部分污秽神职与大量的深渊污秽领地。
后来又为了获得更多的力量与支持,似乎还干出过诱惑自己的孙子…卓尔战士守护之神席文塔姆去挑战恶魔领主最终导致其堕落的事情。
卓尔精灵能够在放荡的声名上比肩深渊魅魔,这位身为卓尔精灵之神的蜘蛛神后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可这两位在科瑞尔世界知名的女司机,为什么却不约而同的拒绝了来自这位乌黯主君的求爱呢?
这其中,定然是有着什么不可言说的深层次原因的。
而这,也加深了李维对这名宿敌的重视与戒备。
如非必要,他这一趟,是准备尽量避免和对方直接接触甚至冲突的。
因为一旦在对方的领地内开战…即便是强如扎瑞尔,在没有地狱之力的加持下,未必护的他们周全。
当经过旅途的跋涉,终于抵达这座传说中整个无底深渊最不像深渊的恶魔领地后,李维也不得不为眼前看到的一切感到赞叹。
阿兹格拉特之三重领域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光照来源于脚下…
格拉兹特利用他的权能,将三个彼此独立的层面编织交汇在一起,一轮苍白暗淡的蓝色太阳微弱无力地闪耀在第47层的黑暗苍穹之中。
这使得所有物体的影子像黑色圆柱一样被投射到远处的天空,而在白天,这里的天空是一片漆黑,而到了夜晚反而会显现出灰白色。
而在这个国度中,原本灼热的事物会变得寒冷,而冰冷的事物却会变得酷热,燃烧的火焰会发出蓝色光芒并造成寒冰伤害,反之酷热的寒风却会让人被灼伤。
光是这一点就让李维都为之暗暗心惊,甚至就连身旁的堕落天使小姐的神情都有些不同于往日的亢奋,而是变得都有些凝重的喃喃道:
“好强…”
李维闻言也是暗暗点了点头。
因为这已经不光局限于环境上的改造了,而是涉及到对世界规则上的…一种操控甚至…扭曲…
看来这位乌黯主君相比起他那‘狼藉’的声名,还是有些东西的…
唯有身为魔法白痴的蓓丝特娜,此刻才能全身心的将精力完全放在阿兹格拉特的那些喧闹市集和来自各个位面各种各样种类惊人的商品上,两只眼睛似乎都有些不太够用。
只不过这位霜巨人小姐明显是在申迪拉维尔的艾露维亚拱门那儿的遭遇印象过于深刻…
以至于现在对于深渊那些‘来历莫名’的商品明显有些缩手缩脚,唯恐自己又在无意中摸到什么‘肮脏辣眼’的鬼东西。
这时就听到霜巨人小姐似是赞许又似是疑惑道:
“你们发现没有…我怎么感觉这些恶魔都好有礼貌很有教养的样子,哪怕是我先前试了好多件装备却一件都没买,那名恶魔都咧嘴对我笑,要不是他样子实在太丑,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北地,回到…米纳斯提里斯了…”
是的,这是阿兹格拉特最特别的地方,因为即便是在整个深渊最秩序的地方断域镇,也经常能够看到那些无脑混乱的恶魔们,必须依靠治安署的魅魔治安官们才能维持断域镇的秩序。
可是阿兹格拉特的恶魔们,尤其是那些恶魔商人们,不但显得礼貌而富有教养,竟然会对顾客‘职业微笑’你敢信?
而在听到米纳斯提里斯这个词时,李维眼中不由微微一黯。
注意到他神情的蓓丝特娜顿时有些慌乱的摆起手来解释道:
“不…提比利乌斯你不要误会,这里怎么能够和白城相提并论,我只是觉得这里的恶魔有些奇怪。”
可还没等李维开口,就听到红色寿衣嗤笑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看见他们胸前的六指徽记了没有?
“只有被格拉兹特所认可并发放徽记的商人才能在阿兹格拉特的集市中经商,而违背了他领地规则的家伙,基本第二天就莫名消失了。
“不听话的都消失了,剩下的,自然都是相对听话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阿兹格拉特应该算是整个深渊最大的奴隶贸易集散地,同时也是最大的恶魔种诞生地。
“经年累月的杂交下,即便是恶魔,也在不同位面血脉的持续注入下,有了那么一丝‘人性’,但更多的,不过是在利益与生命的威胁下做出的虚伪表象罢了。”
在从红色寿衣口中了解了这‘真相’后,霜巨人小姐再面对那些商人的热情时,也开始显得兴趣缺缺起来。
尤其是在途径那些传出扭曲‘欢乐’的场所,看到那无数如同笼中鸟般被关在铁笼子中,戴着枷锁,双眼麻木呆滞的奴隶们时,更是用力握紧了拳头。
她感觉自己先前拿这片肮脏之地去与米纳斯提里斯相比,简直就是对白城的一种亵渎!
只不过,她此刻除了做一名沉默的过客,什么都做不了。
“奇怪了…希尔维让我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差不多将整个阿兹格拉特的首都泽拉塔几乎逛了一遍的李维不由发出这样的疑问。
“难道…非得再进一趟那里不成?”
李维不由将有些为难的目光,落向了那座联通了三个层域、由六十六座象牙塔和一百座寒冷的镜厅组成的…银色宫殿。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是真的不太想再进一次那片能让人精神污染的污秽之地…
可不这样做的话,岂不是要白来一趟?
可就在他这么想时,街道的拐角处却是传来旅客们阵阵惊呼声与恶魔的咒骂声。
李维寻声望去,就看到一个风尘仆仆眼中带泪的金发妹子,手中拖拽着另一名口吐白沫行将断气的法师,正慌不择路的在泽拉塔的大街上夺路而逃,一路撞的人仰马翻、货物纷飞。
不由愕然的微微张开嘴惊呼出声:
“沃金?克伦维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更神奇的,他们怎么会搅合在一块儿?
许是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在人群中乱撞一气的财富女神猛地一抬头,就看到了正傻愣愣带着两只‘魅魔’逛街的李维…
噗通…
女神恍惚的松开了手中已经昏迷的夏恩七世,然后一头撞进了李维的怀里,挤出满是灰尘的俏脸仰视着他,委屈兮兮的瘪了瘪嘴,还是没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提比利乌斯!我这阵子,真的好倒霉啊!!!”
李维当即有些哭笑不得的揉了揉这位女神有些凌乱的头发,问:
“行了行了,堂堂一个女神,哭成这德行丢不丢人?”
女神正要申诉自己近来受到的委屈,就听见已经扑街在地的夏恩七世朝他们伸出手,虚弱出声提醒道:
“提…提比利乌斯…快…快跑啊…”
女神脸色当即微白,有些慌乱道:
“对了!我们快走!有个死变态已经追了我们一路了!
“还说…说要娶我…做领主夫人什么的…”
“你说什么!?”
李维的脸色当即变得难看至极,旋即他就感觉到了一道目光的注视,缓缓抬起头来。
就看到街道尽头,一名高大英俊皮肤黝黑、身着宛如帝王般华贵的服饰、眼睛闪烁着妖异微光嘴角噙着礼貌微笑的恶魔,正于恶魔们的惊呼礼拜中,朝着他们…
缓缓走来…
于是,一个名字,浮现在李维心头。
乌黯主君!
格拉兹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