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五十三章 復!活!相伴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人世间的一切逻辑,都根基于‘人会死’这件事上。
因为人会死,所以人想要活着,会去吃东西,繁衍后代。
因为人会死,所以人就有着欲望,想要在有限的生命中享受亦或是得名,最终可以不虚此生。
因为人会死,所以会有家庭,会有部落,会有国家,会有个体为了生存,进而组建出更大的团体,进而孕育出文明。
正是因为会死,所以智慧生命会追求智慧,会追求以更小的代价去办到更大的事。
如果人不会死,生命都不会死,既存在,就永在,那万物众生就不会有任何动力去做任何事情。
即便是对于看似不朽的超凡者而言,也是一样。
只是,从‘人会死’,变成了‘被杀就会死’而已。
因为被杀就会死,所以人会追求超凡,追求不朽,追求更大的力量,让自己即便被杀,也可以复活,也可以不死,可以重获新生。
而就在这追求‘被杀也不会死’的过程中,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出现了,基准被建立,功绩被开创,传承开始扩散,故而整个封印多元宇宙的超凡常识,大道之基,就这样被建立。
如果不是如此的话,一切秩序都无从谈起。
所以说,一切的逻辑,都建立在‘生与死’的对立之上,而倘若能完全地超越这一切,超越了‘生与死’的对立,成就彻底的绝对,无限之永恒,成就了‘超越者’的话。
或许,就能获得追随在伟大存在们身边的资格了吧。
所以说。
伟大存在最高的恩赐,最高的传承,最高的祝福,也在于此。
那就是,赋予祂们欣赏的存在,某种情况下,可以超越‘生与死’的权柄。
天灰之界。
这个总体大小约莫有一百二十亿平方公里的中大型世界,早已因为苏昼和虚无教首之间的战斗而满目狼藉,雷与火,以及凄厉炙热的光破坏了这个世界的苍穹,所有的云都已经消散,单单是在地面上,就可以直接看见世界的尽头,那直通虚空的半透明屏障。
隐约可以看见,在世界屏障之外,是几近于无穷无尽的星辰,这些世界之星是如此璀璨,乃至于在没有太阳的情况下,整个世界也不是没有光。
不过,不知道是虚无教首和苏昼的战斗太过内敛,全部都集中在对方身上这个原因,双方造成的破坏并不大,非要说的话,大概也波及了十六亿平方公里的一个圆形大陆而已,只有在这里,所有的物质都被湮灭,只剩下凝聚到极致,甚至都快要凝聚成实体的灵气碎块在半空中飘散,宛如一场鹅毛大雪,亦或是沙尘暴。
虚无教首已经死了,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这位可怖的敌人被苏昼牵引诸多仙神帝兵之力直接命中,这几近于十几位同阶,甚至比起现在的虚无教首还要高上一阶的力量轰出,不仅仅将灭度之刃轰的支离破碎,也将失去了不朽的星尘之手彻底摧毁。
能看见,整个天灰之界黑色的天地间,有着漫天火星一般的白色光点正在飘散,那正是虚无教首最后的残留。
至于苏昼,自然是也死了。
虚无教首最后的一击,原本应当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就是以‘宇宙创始之光’,将敌人的肉体和灵魂都完全湮灭。
第二步,就是以自己的世界之躯将这些湮灭后的灵气碎块吞噬,镇压封印,令即便是可以从死中归来的天尊也不可能迅速复苏。
最后,便是将自己的身躯收缩,收缩,收缩到几近于黑洞,但却又不至于坍塌于黑洞的‘夸克星’的程度,彻底摧毁敌人的一切非灵态信息,令对方即便可以从虚无中归来,至少也要等个几百万年。
祂的第一步成功了——在灭度之刃的反噬和祂的攻击下,苏昼的确灰飞烟灭。
即便是没有接下来的封印和吞噬,在这个多元宇宙极深不可观测之处,就连封印宇宙的联系都可以断绝的‘涡动源点’之地,他也不可能在没有主动使用银河之星的情况下,强行凭借诸多传承而复苏。
没有个几万十万年,苏昼理论上是不可能归来了。
但归根结底,苏昼并不是寻常天尊。
他是雅拉的立约者,蒙受眷顾之人。
“……真是惨烈啊,但是已经做得很好了。”
赤色的蛇灵漂浮在半空中,祂环视着周边飘散的,由苏昼肉体化作的灵气微尘,不禁微微摇头:“这条世界大蛇虽然并不是任何一位伟大存在的‘真眷属’,但是却也走出了自己独一无二的路。”
“祂几乎已经是‘怪物’的雏形,倘若让祂继续成长下去的话,莫说是‘缔道’,即便是后续的‘洪流’也不是不可能……当然,‘超越者’的话,还是差点意思。”
但即便如此,也已经非常恐怖。
如果说,霸主是星球之王,那么不朽尊主就是星空之主。
而超乎‘不朽尊主’之上的‘缔道者’亦或是说‘合道’,‘返虚道一’之境;,就可以说是在整个宇宙都所向睥睨。
祂们能将中子星锻造为铠甲,将黑洞化作引擎和武装,这与整个宇宙的‘大道’相等的‘合道者’,甚至是‘缔造新道者’,甚至可以通过某种方法机缘,开辟一个属于自己的全新宇宙,而自身就是那个宇宙的‘大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返虚道一,道一,万道大道归于一身,正是这一境界最为确切的形容。
但是,对于多元宇宙的尺度而言,有着这个等级的力量,或许只是基础吧。
而超乎其上的‘洪流’,便是仅仅是行动,就可以像是长江大河一般贯穿无穷世界,祂们的一举一动,都能令诸界震荡,就像是江河中的砂砾一般飘荡。
到了这一步,所有的‘洪流’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带来的‘震荡’贯穿整个多元宇宙,进而尝试去抵达‘无限’,然后‘超越’这万物众生的家园,亦或是说‘囚笼’。
雅拉对虚无教首的评价,已经非常之高,这可不是寻常智慧生命就能抵达的境界,非要是真正有自己的道,且有万世不易坚定不移的心,加上不可思议的天赋与机缘,方能成就。
而苏昼,战胜了这样的虚无教首。
“不愧是我的立约者。”
凝视着灰雾的中心,蛇灵轻声道:“但是,就像是你自己说的那样——你可以做的更好。”
“所以,现在,复活吧。”
雅拉的言语,并没有任何力量,也没有引动任何灵气。
但是,就在祂话毕的瞬间,那灵气的风暴之间,有一点青紫色的血点,正在闪耀着光。
血。
常有人说,血液是灵魂的货币……这个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准确,因为整个多元宇宙中没有血而有灵魂的生物那可太多了,哪怕是人类里面修行到没有血的地步也是轻而易举。
但是,对于某些神通而言,‘血’这一凝聚了修行者大量本源灵质的身体一部分,的确是其超凡之躯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譬如说……【不死血】。
伟大存在【混沌】,赐予自己眷属眷族的三大至高传承之一。
这一传承神通最强大的一个能力,就是‘死而复生’。
正如同能令人轮回时空的‘涅槃泪’,魂魄永存的‘不灭魂’,以及正如字面意义上的‘永世花’‘不朽根’这些神通一样,不死血的力量,可以令死到虚无的人,也强行归来,复活,不讲任何道理,不需要顾忌任何逻辑。
当然,只是以前……自伟大封印建立后,不死血就不能逆转时光,强行复活了,但即便是位于这个禁止了时空系能力的多元宇宙中,不死血也依然可以依靠笨办法,强行将人复活。
在蛇灵的注视下,那颗青紫色的血点骤然大放光明,一道色成呈青紫,明亮无比,耀眼灼目的光柱从中迸发而出,然后化作一道直冲云霄,贯穿大地的光柱,并在命中天穹尽头的穹顶时,形成了一波波冲击世界内侧屏障的浪潮。
然后,随着这青紫色的光柱闪耀,一个巨大的法阵就这样骤然扩散,它在天地间缓缓地旋转,就像是一个逆转时钟的轮盘,无数繁复的符文线条在大阵中轮转,牵引着漫天灵气中的无尽光点归来。
不能逆转时光复活,那该怎么办呢?
那就操控所有物质能量,强行局部逆熵,手动时光倒流呗。
一般来说,不死血的复活功能需要极多的能量,至少比修行者本身日常所具备的能量要多上许多。
这需要修行者自己提供,在日常时积蓄,而积攒复活能量所需的时间,就是所谓的CD……但是苏昼不太一样。
有了这个能复活的神通后,他就硬生生地没有死过哪怕是一次,CD实在是转不起来。
众所周知,不大等于空大,不放技能等于没有技能,苏昼简直就是硬生生地拆掉了自己的一个大神通按钮,很难不摇头。
不过,现在好了,他可终于死了一次。
天灰之界,纵横亿万里的庞大法阵正在挪移整个世界的灵气,一点一点地将苏昼肉体灵魂被湮灭后留存的那些能量微尘,乃至于热量变化全部逆转,一点一点地复归基本粒子,大分子结构,在经过种种步骤凝聚后,重新归还成天尊的血肉。
无数繁复的几何图形在这法阵中轮转,宛如寓意着真理。
死而复生,听上去简直就像是耍赖一般的能力。
但是,与此同时,这也是一种考验。
人会因为一时的勇气而冲动,为某些他们自己都不是很明白,很清楚的东西而战斗,甚至觉得那就是自己的真理,宁肯以自己的死为其献身。
倘若说,这个人是真的发自内心认为,自己的献身是正确,那么倒也没什么可说的,毕竟人各有不同,这是他的自由。
但是,真的所有人,在献身时是那么发自内心的吗?
一个猜测,有没有有可能,仅仅是只是脑子发热,没来得及后悔就已经死了呢?
所以,伟大的存在,会降下第二次的生命。
让这些死而复生的存在仔细想想,在亲身体会之后,再作出第二次的选择。
他们会不会改变?会不会贪生怕死,会不会选择更加迂回的选择?
他们会不会不想死了,想着与其改变世界,不如改变自己,以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方法,避开死亡的未来?
伟大存在,期待着人们做出选择。
雅拉期待着。
因为,一个认定了正确的道路,无论前方要遭遇什么,即便是死亡的可能也会将其背负,即便是死了又重生,也会一次又一次地向着死亡冲锋的存在,这样的灵魂。
这样一个可以从死亡的不可能中,也开辟出全新可能的生命。
正是祂最欣赏的生命。
而苏昼,在复活后,还会像是刚才对阵虚无教首那样战斗吗?
“哈哈。”
如此想着,雅拉不禁哑然失笑,祂甩着尾巴,轻声自语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做出第二种选择?”
“如果是苏昼的话,即便是一千次,一万次的死,也会做正确的事,尝试每一次都做的更好,开辟全新结局。”
“他就是这样傲慢的家伙。”
此刻,能看见。
在那天穹之上,天灰之界的中央。
所有灵光粒子归来,一个由无穷无尽几何图形组合而成的圆环形巨阵在世界的中心释放着无穷灵光,它看不见边界,也无法描述其细节,但是这真理的大阵中央,有着一个紧闭双目的青年之躯正在自无至有,再造而出。
青紫色的血黯淡了。
与之相对的,在轮转的蛇之虚影中,苏昼自死渊中归来。
他睁开眼眸,凝视着眼前的世界。
“我胜了。”
低声自语,笑了一声,但随后,青年却长叹一口气。
他伸出手,朝着虚空中抓握。
而下一刻,一颗几近于纯黑,只有些许星光在边缘处闪烁的庞大恶魂,就这样自世界中央那无尽的残骸中,被苏昼抓握而出。
宛如星尘。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