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重生資本狂人笔趣-第0803章 就知道,有人不作不死分享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本杰明给高弦安排得堪称面面俱到,透着那意思,老哥去香江的时候承蒙高爵士盛情款待,现在理应尽地主之谊,当身体靠到豪华而舒适的真皮座椅上时,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以至于高弦心里可以开始筹谋点什么。毕竟,自己不能白白遇险嘛。
到了酒店后,本杰明说道:“高爵士,翟克诚爵士,二位和随行人员先稍作休息,医疗小组会为你们做初步的健康检查,等第一夫人到后,我便马上通知,大家还可以趁着这个间隙,给家人打个电话,报下平安。”
高弦低声道:“本杰明,我有个不情之请,贵方在公布飞机事故的时候,能不能暂缓披露我和翟克诚爵士的全部近况,因为我想借机观察一下香江那边,部下的忠诚,朋友的善意,是否经得起考验。”
“懂!懂!”本杰明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不就是争权夺利那一套嘛,我们也熟练得很,“那便说,旅客和机组人员平安落地,将会安排到医院做体检,如何?不过,这个拖延不会太久。毕竟,全球关注嘛,而且如此多的旅客,所涉及到的家属,当中很可能会有人迫不及待地过来探视。”
“二十四小时,就差不多了。”高弦悠悠地说道:“当然了,要是时间再长一些,效果应该会更好。”
翟克诚见本杰明离开的时候,笑容有异,便疑惑地打听道:“高爵士,刚才你们谈什么了?我怎么感觉,透着一股神秘呢。”
“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他安排一下,关于我们的消息,只披露必要的部分,也好让大家在离开吕宋之前,尽可能安心休养。”高弦笑了笑,“对了,翟克诚爵士,这两天,除了给令夫人打电话报平安之外,最好就别联系其他人了,包括正府方面,如此也能显出我们遭遇的凶险程度,说不定到时候真能多领一些慰问补贴呢。”
你高爵士是这种耍小聪明的人吗?这分明是要我配合你搞事嘛。翟克诚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反对之语。因为通过这次事故,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被高弦临危不乱的领袖气度慑服了。
说白了,翟克诚这位财政司基本“废”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很难找回从职务方面监管和制衡高弦的心气。
不动声色地示意自己的助理去“照顾”翟克诚后,高弦开始给家人和部下打电话。
……
听闻高爵士搭乘的国太航班遇险后,香江这边的反应,有担心,有焦虑,也有窃喜,甚至还有自认为机会终于来了,可以大干一场的狂喜。只要高弦不在香江,便暗自轻松,甚至想要蠢蠢欲动的怡和,便属于这个类型。
怡和总部大厦。
看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国太航空紧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邓肯·布吕克郑重宣布,根据马尼拉那边的官方消息,故障飞机安全着陆,旅客和机组人员无一死亡后,怡和的大军师包伟士皱眉道:“高弦这个高兴和高益的灵魂人物,还真够命硬的。”
怡和大班西门·凯瑟克同样大为失望,“就算没死,残了也行啊,多多少少地制造出点机会来。”
当电视里邓肯·布吕克洋洋洒洒地说完国太航空的各种补救措施后,怡和总经理戴维斯送来了最新的情报,根据怡和在吕宋的分公司所得到的消息,那家出事的波音七四七飞机确实在马尼拉国际机场成功着陆,虽然伤员不少,都被送往了医院,但可能真如吕宋官方所宣传的那样,此次解救非常成功,无人死亡。
介绍到这里,戴维斯耸了耸肩,你们也知道,吕宋那里是独裁统治,正府有能力让外界仅仅知道其允许知道的消息,马尼拉国际机场自从那场震惊全球的正治暗杀后,便一直管控得很严,包括这次救援,虽然不少媒体记者被准许进入,但也都是唯命是从。
不过,看得出来,吕宋正府把这次救援,当成了一次改善国际形象的重要机会,想必救援得力、无人死亡的消息,不会掺假。
“那高弦最差的结果,就是受伤住院了。”包伟士沉吟道。
西门·凯瑟克突然想到了什么,追问道:“对了,副财政司翟克诚不是也在飞机上嘛,他有没有消息?”
“我倒是顺便打听到了。”戴维斯点了点头,“正府那边已经收到了消息,翟克诚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就对了。”西门·凯瑟克自作聪明地一拍大腿,“以翟克诚的身份,他肯定和高弦坐得不远。翟克诚都受伤了,高弦也难逃一劫,只不过为了不惊动香江这边,才遮遮掩掩。”
戴维斯眼前一亮道:“你的意思是,只要高弦受伤,不得不进行休养,那他对置地的支配力度就会难免减弱,而这就是我们出手的机会。”
包伟士问道:“高益一系的那几员大将,有什么动静?”
“除了叶黎成联系了辅政司夏鼎基之外,没收到相关消息。”戴维斯想了想,“还有,据说,总督府接到了那位和撒切尔夫人关系密切的易慧蓉国会议员的电话。”
“还真是夫妻情深,时时刻刻都挂念着,可惜鞭长莫及。”西门·凯瑟克冷笑一声,“不管了,我们开会,让置地董事会主席韦彼得过来参会。”
戴维斯提醒了一句,“韦彼得不傻,这种特殊时期,他会露面吗?”
包伟士以羽扇纶巾的姿态说道:“无妨,置地抄底了怡和百分之五的股份,无非就是因为对新中环地王始终念念不忘,告诉他,这个会议,我们就讨论新中环地王项目。”
……
大军师就是大军师,韦彼得果然如期而至,就是满脸掩饰不住的傲气。
这也难怪,仅仅从市值这个角度来讲,深陷近二百亿债务泥潭的怡和,目前市值跌到四十亿左右,衰得不能再衰了,而置地是它的好几倍,以前双方的地位是大佬和小弟,现在最起码要调调个。
会议开始后,首先包伟士一顿扯闲篇,称赞置地进军伦敦,拿下斯坦福桥球场公司,投身伦敦荒废的码头区的新市镇开发,甚至传闻还要收购英国全国性百货福来莎百货集团,业务国际化拓展成就斐然,云云。
韦彼得不耐烦地打断了这些奉承,说那些废话干什么,本次会议不是要讨论新中环地王嘛,怡和只要愿意放手,立刻就能减轻一半的债务压力。
戴维斯忍不住冷笑着挖苦了一句,置地还真是有收集癖,不肯放过中环核心区的任何黄金地皮。
韦彼得没好气地反击,本来,那个新中环地王就该属于置地,你们怡和使了什么摆不上台面的手段,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子从来没吃过这种暗亏。
往事不可追,做生意还是应该一切向前看,包伟士打完了圆场后,试探道:“既然置地如此热衷于新中环地王,那不如置地与怡和合并,反正以前双方是一家,到时候,新中环地王项目自然而然地就属于置地了。”
这下轮到韦彼得冷笑了,滚粗,怡和现在是什么程度的烂摊子,还有谁不知道?置地为什么要去当冤大头?
“这就是专业人士故意装不懂行了。”包伟士不紧不慢地辩解,目前怡和面临的问题确实很严峻,可只要资金周转开了,便会转危为安,还是那个无比辉煌的多元化经营大集团,而置地嘛,财政状况纵然不错,可终归经营面狭窄,其跑到市场空间更大的伦敦拓展业务,除了想要国际化,还不是寻求多元化。
说到这里,包伟士扔出来了一个重磅炸弹,当然了,带来了资金流改善作用的置地功劳最大,等置地与怡和合并后,不但新中环地王是你的,连大班都是你的,而且还可以给你个人不少于一百万英镑的签字费。
韦彼得终于动容了,目光转向西门·凯瑟克,“怎么,凯瑟克家族如此想得开?”
“不得不承认,形势比人强。”西门·凯瑟克耸了耸肩,“只要怡和的家业还在,凯瑟克的股东收益仍存。”
韦彼得满脸狐疑地打量了西门·凯瑟克、包伟士、戴维斯三人好半天,最后摇头道:“抱歉,你们的提议就算吸引力十足,我也无法做主。”
包伟士循循善诱道:“据我所知,高兴策略控股公司已经把百分之十五的香江置地股份转给了注册于英国的万国置地,自己只剩下百分之十九点九,我猜想,此举是为了加强置地一系的英资色彩,更方便地在英国市场发展,想必,英籍高管在万国置地的话语权肯定很大。”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高弦对置地一系的影响力无可避免地降低了,正是你们自己决定置地走向何方的好时机。”
“按照眼前的香江形势发展下去,大家还是把总部放到英国本土,才可以做到进可攻退可守,自己退休后的生活也更有保障。”
见韦彼得还是沉默不语,西门·凯瑟克开口激将,你原来可是在和记与李察信做搭档,怎么如此优柔寡断?看看人家和记大班李察信,就算李半城有惠丰的特别照顾,得到了和记的控股权,但和记还掌握在以李察信为首的管理层手里!
包伟士又帮腔道:“香江这里的商业氛围,还是有些守旧,米国那边,管理层就不是提线木偶。”
“不光是控股权的问题。”韦彼得摇了摇头,“你们不清楚置地的具体情况,现在置地的发展路线非常清晰,在现阶段香江市场没有大作为的情况下,争取在英国市场取得突破,收购斯坦福桥球场公司是一个相当令人鼓舞的起始点,等收购了福来莎百货集团,便大局已定了。”
“要知道,福来莎百货集团里的不少成员是老字号,店面地皮都是自有的,退一万步来讲,就算百货业务不景气了,地皮也能有所作为。尤其是,福来莎百货集团的旗舰店哈洛德百货公司,店面位置格外优越,而且还得到了英国王室的认证,高爵士相当看好这一点。”
西门·凯瑟克哈哈大笑,你们自己都把福来莎百货集团说得那么好,人家的股东为什么要出售?就算对方答应了,置地要付出怎样的高价?业务国际化真要那么容易的话,怡和,惠丰怎么会进展缓慢?
有些潜规则,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置地在伦敦得到斯坦福桥球场公司,宣称参与伦敦荒废码头区的新市镇开发,都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成效,到头来也只是方便在香江这边的股市、银行融资而已。就像破产清算前的佳宁那样,吹嘘自己在米国奥克兰的房产项目如何如何,结果不就是个笑话嘛。
韦彼得有些不满,不要拿陈松清和高爵士相提并论,置地现在的发展,可比在怡和旗下时好多了,否则的话,当初怡和为什么会痛失置地?
西门·凯瑟克悻悻地辩解,那是因为高弦太会偷袭了,不讲武德!
包伟士轻咳一声,把跑偏的话题拉回来,我能理解,高爵士给置地管理层带来的压力。其实,和置地到伦敦通过收购进行扩张比起来,置地与怡和合并,并由你出任大班,所取得的扩张效果,更为出色,从在商言商的角度来讲,高爵士只要保持理智,就会接受,你要是被指责,那就不对了。
韦彼得听着听着,笑了起来,你们的如意算盘,我已经琢磨明白了,就是怡和穷疯了,想忽悠置地入局当提款机,即使两家公司最后合并失败,怡和也得到了喘息之机,而我却要担负着擅作主张的罪名,丢掉大好的饭碗。
与其这样冒风险,我干嘛不让置地按照原来的发展计划,去收购福来莎百货集团,即使没成功,也并非我一个人的责任。至于新中环地王,等怡和彻底山穷水尽的时候,再说不迟。
见韦彼得要起身告辞,包伟士摆了摆手,打听了一句,置地往伦敦扩张的话,那高爵士准备给收购福来莎百货集团,开出多高的价码?
告诉你们也无妨,韦彼得随口回答,高爵士的心理价位,是六亿英镑左右。
不可能这么便宜,还没有新中环地王项目的地皮竞拍和房产开发多。西门·凯瑟克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包伟士想了想,让韦彼得稍等片刻,并示意戴维斯招待韦彼得,接下来便拽着西门·凯瑟克。另外换地方,不知道密议什么去了。
当韦彼得失去耐心,打算直接走人的时候,包伟士和西门·凯瑟克这才返回。
包伟士提议,我们来个对赌如何,置地与怡和启动合并谈判,置地暂时帮怡和缓解财政压力;如果在圣诞节前,置地以不高于六亿英镑的价格,成功收购福来莎百货集团,那新中环地王项目就同样以这个价格,让置地拿走;至于合并谈判是否继续,由置地来决定。当然了,退出方式还可以再商量。
西门·凯瑟克不动声色地又在一旁激将,这可是置地得到新中环地王项目的最后机会了,如果你无法做主的话,可以去请示高弦。
韦彼得表示,置地帮怡和缓解财政压力必须明确化,这样好了,置地拆借给怡和两个亿,如果置地以不高于六亿英镑的价格,成功收购福来莎百货集团,那这笔钱就算收购新中环地王的定金。
包伟士挤兑了一句,两个亿不够塞牙缝的,而且,如果置地收购福来莎百货集团失败了呢?
韦彼得老脸一红,大不了,那两亿,置地认输不要了,我还是有这个权限的,至于置地与怡和合并一事,还是要放到置地董事会上,好好研究一下。
你们看着行,就找律师写文件,不行的话,一拍两散。
西门·凯瑟克大度地挥了挥手,好吧,好吧,就先按照这个意思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