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七章 傳說讀書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所以三百多年前,沈庄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
当务之急,是要先问清楚大金万盛元年的时候,沈庄发生的事故。
老道士说过,鬼王的形成格外苛刻,除了天时地利,死去的女子出生、死亡的年月日时分别属阴之外,同时此人临死前还要含着那一口气,才能保她魂体不灭,后面才成气候。
“对!”老道士点头,又补了一句:
“这样的人死之后乃属大凶,当年的沈庄绝对有异相发生,说不定有记载传说。”
他是降妖除魔的大师,对于这些事情的了解是相当专业的,所以说得极为笃定。
时间、事件以及后续的诡异情景等三点都已经满足,要想盘问出什么便简单多了。
沈家大宅里的‘人’都是沈庄居民,应该有一些线索提供。
事关自己性命,吴婶不敢怠慢,绞尽了脑汁努力的想。
其他人也是慌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拼命的回想着,深怕错过了什么。
“我实在想不起来——”
半晌之后,吴婶哭丧着脸摇了摇头。
以她的年纪,一百多年前张守义屠城的事对她来说都已经很久远了,许多细节都是从长辈口中听说,再连猜再蒙。
更别提三百多年前的往事,她更不可能清楚。
沈家里的其他‘人’沉默不语,不知他们也跟吴婶一样不清楚,还是因为有沈太太魂飞魄散的缘故起了杀鸡儆猴的作用。
老道士的话问完之后,这些已经死去的亡灵都不开口。
“唉——”
正在这时,大堂正中的那个阴沉着脸的老头儿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
“没料到我们沈家竟会落得这样一个结果……”
他脸上露出一丝伤感,看了一眼黑气环绕的沈进峰,既是心痛又感不舍。
“老头子……”坐在他身侧的那老太太一见他这举动,有些着急,老头儿便道:
“我沈家已经死绝,我早就是孤魂野鬼,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扑——’
老头儿说话的功夫间,大厅内的火烛爆出细响,闪了数下,光芒比起先前又更亮了许多。
“他们不敢说的,我来说!”
他话音一落,便看着宋青小与老道士:
“二位说的,十有八九没错了。”
“我当日……”
他从死前说起,到死后发现魂魄并没有被拘入地府,而像是被困在沈庄之中,浑浑噩噩多年。
此地像是与幽冥隔绝,地府的鬼差来不到此处。
这里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像是阻隔着什么,将这些死于沈庄的阴魂困在了此处。
听到此处,宋青小莫名想起了自己进入百年之前,遇到张守义,镇守在城墙之上的那一幕。
他当时也说好像在抵抗着一股力量,不知与这老头儿所说的阻隔有没有瓜葛。
老头儿死后,眼睛能看到在生时所看不到之物。
沈家以养蚕起家,到后期已经不再养蚕,专收蚕茧,招雇工人理丝织帛,再贩卖商户。
“从十几年前,我就发现家里阴气密布!”
阴气从丝织品上散逸而出,扩及全家,形同一张密密实实的大网,将沈家的每一个人全都罩入其中。
恐怕在当时的沈家人看来,那会桑蚕业发达,沈家兴旺,实在是可喜可贺。
但在老头儿眼中看来,这满屋子的怨气、阴煞化为条条缕缕的黑丝,像是一层无形的大茧,将偌大一个沈庄都要尽数包裹于其中。
他当时之惊骇,非同小可。
中间曾试图想要提醒儿孙,可是阴阳有隔。
再加上他的这点儿力量,在这可怖的冲天怨气相比起来,便如沧海一粟。
别说沈家有危,就连死去的这些阴魂也受到了这些黑气掌控,被一一控制住。
日复一日的过去,那黑气越裹越密,越来越多。
老头儿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却不料有一天突然‘醒’了。
他与老伴都回了沈家,昔日已经死去的邻居也‘回来’了。
家中的儿孙对他与妻子的回来仿佛并不诧异,只是一如往年一样的对他侍奉着。
这种感觉怪异极了,好像在儿孙的眼里,他与妻子并没有死,只是出了一趟门,一直与儿孙们都在共同生活着。
孙子沈茂才忘了他年幼、成长的这段过程间祖父母的缺失,他偶尔提及时,大家还十分诧异,反倒记错了的像是他自己似的。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如果不是沈家的那些密布的黑气还在,且沈家的这些人极为诡异的被困在这些黑气之中,老头儿恐怕还要以为这个世界是自己疯了。
所以吴婶回来的时候,老头儿与妻子阴沉着脸喝斥她快走。
沈家已经遇害,他们害怕女儿也死在这庄中。
“我一直不明白沈家到底为什么有这样的厄运,如今听你们一说,才明白不过是有鬼王作恶。”
老头儿悲伤到极点,却因为早就已经死去,连眼泪都流不出:
“我不知道沈庄三百年前发生过什么事故,但我的祖母当年是沈家的外嫁女,沈庄被屠之后,为了延续沈家血脉,由我父亲继承沈姓。”
他说道: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祖母曾经和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大意就是一户沈庄的普通人家,其妻是当地出了名的纺织能手。
丈夫开着一家绸缎庄,生意十分红火,夫妻二人相互配合,日子过得蒸蒸日上。
沈庄当年城中心处有一大片桑林,庄里的人都以这片桑林为生,对其格外爱护。
桑林很大,有一回这妻子进桑林摘桑叶,像是在里面迷了路,当日天色已晚,还没有回家。
丈夫等到夜半三更,妻子仍没回来,便有些急了。
问清左右邻居与相熟的人,最终听说有人在白天的时候看到过他的妻子进了桑林。
于是这丈夫召集了亲朋好友,一起前往桑林寻人。
说来也是奇怪,那桑林白天进来的时候不觉得如何,夜晚进来时,却觉得瘮人得很。
桑林之中生长的树枝繁叶茂,月光透过枝叶洒了下来,像是妖魔鬼怪张开的手。
林内静极了,只能听到风吹过树林,枝叶相互摩擦之间,发出‘沙沙’的声响,除此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响动。
进入这里的众人下意识的也跟着屏住了呼吸,夜晚的桑林不知为何令人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大家打着火把找寻,越深入桑林,也越觉得有种迷失方向的错觉。
四周树影摩挲,月光照在地面之上,四周全是风吹叶响。
前后左右都像是一片桑林之海,望不到尽头与出路。
众人也觉得心中发毛,桑林像座迷宫,走了大半夜,不止找不到人,也没找到出路。
直到在天色将明的时候,一声鸡鸣报晓,瞬间便像是打破了这种诡异的魔咒。
天色蒙蒙亮了起来,月光隐匿之后,很快众人便找到了熟悉的道路。
没过多久,也找到了那走失的妻子。
她倚靠着一棵桑树睡着了,满嘴黑红,像是吃了什么血肉。
见到众人找来时,她一脸迷茫。
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时,她说昨日采桑累了,也不知怎么就走到了桑林深处。
熟悉的同伴早就已经不见了,她找不到出路,饿了便摘了些树上的桑椹吃,暂时睡在了此处,想着等天亮之后再回去的。
她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身上也不见伤,说话神智清楚,不像是中了邪的模样,大家便都放心了。
众人出了桑林,便各自散去回家了。
可自此之后,女人便变了个样。
她时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像是在跟人亲密的谈笑似的。
有时夜里不睡,对着镜子照了半天,也像是在说着什么。
丈夫开始感到害怕,问她在和谁说话,她却道这是女儿家的秘密,不能和他说。
时间一久,她甚至夜里开始外出,一去就是半宿,将近天亮才回来。
回来时嘴角带着血红,有种古怪的腥甜味儿,问她就说吃了桑椹果。
几月后,她怀了身孕。
这好消息出来之后,妻子一下正常了。
自此不再自言自语,也不再半夜出门去桑园了。
白天劳作,晚上睡觉,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只是众人错觉似的。
丈夫放下了心,开始欢喜的照顾起妻子,期待她生产之后为家里添一个新丁人口。
十月怀胎,瓜熟蒂落,妻子顺利生了个女儿,丈夫喜不自胜,令家仆发放赏钱。
等到他将赏钱发放完,欢天喜地回屋的时候,却发现半晌功夫,床上哪里还有他的妻子?
一具面容干枯的黑尸躺在床上,怀中抱着一个襁褓。
襁褓之内有东西在动,只见一条约如海碗般粗的巨大蚕虫被包裹在襁褓之内,抱于干尸之中,拼命的拱动!
“……”
这个故事之中没有鬼怪出没,可却远比一般的山妖鬼怪更加惊悚。
事隔多年之后,老头儿想起当日祖母跟自己讲的这个故事,依旧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哪怕他已经身死,可是这种恐惧感深植于他内心深处,并没有因为他的死亡而消除。
反倒死后化鬼,可以见识到更多阴煞之气的存在,再细想这个故事的时候,才更加令他感到惊恐。
吴婶吓得满身肥肉都在抖:
“那肥硕的蚕虫,就是女人生下的孩子么?还是,这虫子将孩子……”
“不清楚了。”
老头儿摇了摇头,“你祖母当年说过一回,便像是十分害怕,再也不说了。”
有可能刚出生的孩子被吃了,也有可能是桑园有古怪,女人第一次失踪的时候,怕就已经中招了。
后面的一些古怪,也说明她不大正常。
若非今日老道士与宋青小提起这九幽鬼王来历,老头儿可能只当这个恐怖故事是一则传说,将其埋藏在心底深处,压根儿没想过这故事里发生的事,与沈庄是有关联的。
“这故事与沈庄的来历,有什么关系?”
吴婶听完这个故事,总觉得浑身不舒服。
但事关自己全家性命,她强忍恐惧,转头问道士:
“莫非这九幽鬼王,是那被蚕妖吸食了生命的女婴?”
“我不清楚了。”老头儿先回答她的话:
“沈庄的城主府内,藏有大量典藏,里面有沈庄一些史料、族谱,据说记载的东西可以追溯至几百年前,兴许在那里可以找到线索……”
虽说沈家的人不知道这九幽鬼王身份,但沈老爷提供了这样一个消息,对宋青小来说也算有用。
她点了点头,老道士见吴婶问话,正欲开口间——
那老头儿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面色一变。
正在此时,一道高亢的女人尖声惨叫响起,像是份外痛苦。
同时一道长长的龙吟响彻沈庄,金芒大作之间,‘轰轰’雷电在沈庄上方穿梭。
“呵呵……”
沈家的大厅之内,原先那些已经死去的神色各异的沈家人表情齐齐变了。
一瞬间,厅里的每一个男女老少的脸都变得木然而僵硬。
‘嗤!’
明亮的火光缓缓异变,化为暗红。
雪白的烛体之内像是有血液透出,随着融化的蜡液往下涌,顷刻之间将蜡烛浇成了暗红的血色。
光芒变得鲜红一片,将大厅染为血色的世界。
沈进峰的那张恐怖的脸变幻,黑气之内隐约显示出他曾经的面容。
只是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此时露出一种邪恶到极致的神情。
一道娇笑从他口中发出,那是属于一个女子的。
众人大惊,正欲说话的老道士浑身紧绷,下意识的想拉宋青小的手,挺身而出,将一双徒弟拉到自己的身后。
“紧张什么?”
沈进峰的嘴中,吐出女子娇滴滴的话语。
她的声音像是变幻不定,找不到具体的位置处。
随着她话音一落,沈进峰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同时大厅的左侧,一个男人僵硬的表情变了:
“你们不是在找我么?”
她发出清脆如银铃般的声响,轻言细语的道:
“我不是来了?”
那声音飘忽不定,所到之处每一个死去的沈家人,都成为了她的寄宿体,让她在这些死尸之中穿梭自由。
血光越来越盛,大厅正中的老头儿、老太太以及财叔等人的表情都变了。
“我无处不在,想要找我,又何必如此大费周折?”
老头儿的口中,发出一声女子如嗔似怨的语气,与他的模样、脸色相比,更添诡异感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