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三百七十八章 根移空陸崩讀書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披发老道言道:“恕李某直言,以天夏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若是他们下定决心定要灭亡我等,便是贵方与我在一处,怕也未必能够得保全身,贵方此刻过来,似乎并不如何明智。”
显定道人也是承认,道:“是,光凭我三家要想挡住天夏,确实勉强了一些,可若再加上一家呢?”
“再加上一家?”
披发老道心下一动,“莫非是……”他见显定道人对他微点了下头,心中已是有数,他道:“若是这一家真能投来,那确然能挡住天夏了。”他并不说对抗,只是说挡住,因为也只有这个才是有可能做到的。
显定道人道:“此事我在此言说,诸位道友想必也认为我空口无凭,还请诸位道友稍待片刻,莫要急着离去,稍候我自会给诸位一个满意交代。”
顿了下,他若有深意道:“诸位道友若还不放心,大可以求问一下自家祖师。”说完之后,他打一个稽首,身外金光一闪,便即化去不见。
幽城主城之中,显定道人一意归返,便对一旁侍立的弟子吩咐道:“去把王道友请来。”
弟子恭礼而去。
显定道人则是在座上坐定下来,片刻之后,王道人自外进来,稽首道:“上尊。”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 愛下-第三百七十八章 根移空陸崩看書
显定道人道:“上宸天覆亡在即,此后必来压迫我幽城,王道友,我欲待诸位道友与寰阳、神昭两派汇合,一起退去世外,不知道友可是愿意么?”
王道人一惊,再是想了想,心下不由恍然。先前显定道人曾对他言,万一上宸天被灭,幽城也自有办法应对,原来是这个意思。
这确实是一个上好选择,但是他也有几分犹疑,问道:“上尊,跟着这两派,果真有出路么?”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显定道人道:“我们不是要成为这两派的附从,而是与此辈合力抵御天夏,只要这抵御能继续下去,那么我幽城就能存在,不过若是道友不愿走,我也是不会阻拦的。”
王道人忙是表态道:“在下是愿意的,就是不知道其他道友如何思量。”
显定道人撇了他一眼,笑了一笑,道:“人各有志,若是他们不愿,我也是不会去勉强他们的。”
上宸天内,薛道人漂浮在半空之中,他在投顺天夏之后,接连见到了孤阳、天鸿身死,又听到灵都道人后来那番话,心中不由复杂万分,既有惭愧,又有庆幸,同时又觉得自己选择并没有错。
龙淮这时见一道灵光从悬天道宫中射下,正好落在了武廷执与灵都道人两人交手之地,而后又很快收了回去,里面气息也是一同不见,就知此间斗战已然结束,随着上宸天三位上尊或擒或亡,此派顶尖力量已是不复存在了。
他心中一动,对常道人言道:“常道友,你说有了灵都方才那番话,劝言赢冲投顺是否容易一些?”
常道人道:“赢冲到底会不会投顺天夏,并非看灵都上尊之言语,还是要看他心中是如何想的。”
龙淮不死心,因为若能劝降赢冲,比劝降其余人更是有用,他道:“眼下孤阳三人皆去,上宸天大势已去,其余上宸天修士自可由他人劝降,不如我等去赢冲那边试下?”
常道人见他坚持,也没有扫兴,正容道:“常某当尽力。”
龙淮不由满意,他持起令符对上空一照,等了一会儿,便见有一道光芒从悬天道宫上射落下来,到了他们这一行人面前。
他对薛道人和另一名顾姓道人言,道:“薛道友,顾道友,你们可先随此回去。”
薛道人和顾姓道人对视了一眼,对他打一个稽首,踏到了那光芒之上,随着光华一闪,两人便被接了回去。
龙淮再次举动令符,晃开某一团锦云,带上常道人一同落入到了这片云域之中。
赢冲此刻正站在那里,见到两人,他神情十分平静,道:“两位来意我已是知晓,也不必多言,只要两位能胜我,那么一切都可如你等所愿。”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三百七十八章 根移空陸崩相伴
龙淮看了看他,琢磨了一下,心中顿时明白了。
这位的意思是不愿意就这么简单投降,而是必须斗上一场,若是在斗战之中落败,不管是身死还是被擒捉,其人都是可以,如此也算是对得起上宸天了。
只是他有自知之明,知晓自己不是赢冲对手,就算常道人肯出力,也没可能胜过这一位。
他心中暗叫可惜,这般看来,劝降没机会了。
正在这时,却见一道乌沉光芒穿透云域,直直照射进来,随着其中人影渐近,陈廷执自光芒走了出来。
龙淮神情一凛,稽首道:“陈廷执,有礼了。”
陈廷执看他一眼,沉声道:“你们可先回去了。”
龙淮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在他面前也觉心虚,忙道一声是,一礼之后,便带着常道人退去了。
陈廷执待二人走后,看向赢冲道:“赢道兄,我来做你对手。”
赢冲沉默片刻,道:“纵然不敌,亦要一战,此赢某于上宸天一个交代,亦是于己有一个交代。”
陈廷执没再多言,只是隐隐有雷声从身上震发出来。
而在此刻,那些余下的上宸天元神修士在听了灵都一番话后,有两名长老执意不降,这二人俱是被正清出手灭杀,而余下之人受此震慑,则是选择了降顺天夏。
随着这一批上宸天修道人放弃了抵抗,擎空天原之上,似乎唯余那一根青灵天枝之内还竖立在那里,依旧支撑着这方天地不倒。
在天枝某一个空洞之内,那个盘膝端坐黑发少女这时睁开了眼,她起意与这方镇道之宝沟通了起来。
借着这法宝之助,她同时勾连到了三股强横意念,只这三股意念似是受到了什么搅扰,断断续续,模模糊糊,似只是匆匆忙忙在她这边顾看了一下。又似是在她这里留下了什么东西后,便即消失了。
黑发少女这时持决一拿,将自身法力渡送到了这方镇道之宝内,随着她的催运,整个青灵天枝由实质慢慢淡化为一片虚影。
首座道人和一众廷执目注着此物逐渐消失,并没有去做什么阻止的动作。
这镇道之宝乃归上层大能所有,此物若是要离去,他们也是拦不住的。
并且他们也知道,上宸天不定就借由此宝留下了传继道统之人。
但是只要能消灭上宸天,或者说是将这个能够对天夏造成威胁的这一股势力消灭,那么他们目的也就达到了。
至于道统消灭与否,天夏已是不用去考虑这些了。上宸天便能再是立起,也不是原来的上宸天了,而天夏每一天都在逐渐强大之中。
镇道之宝这一离去,这方天地失去了最大的支撑力量,隐隐现出崩塌之兆。滚烫的岩流烟火从深不见底的裂隙冲涌出来,天幕之中则有一道道电光闪动着,万事万物都在撕裂、粉碎,一场狂暴的元气波荡正在由向外内扩散而去。
这时悬天道宫之中一声悠悠磬钟之音响起,众玄尊听到此声,都是一个个驾起遁光,从阵机之中遁光而起,由天壁之上虚空缺洞陆续回返清穹之上。而随着诸人一个个归来,那缺洞也是逐渐在缩小之中。
诸廷执看着外面,现在也就唯有陈廷执还没有回来了。
陈廷执与赢冲身悬半空,仍是在那里法力的对抗。一块块分裂开来的地陆和无数碎石一并漂浮在空,时不时在两人法力对抗冲击之下塌裂分离出去一大块,再化散的更为细碎。
陈廷执并未用自身更为强横的法力去迫压对手,而是只用自身精湛的道法变化与之对战,两人对于外间的天地异变并投去哪怕一眼。
这一场斗战持续了许久,直到周围一切都是成了爆裂旋转的虚空漩流方才停歇下来。
陈廷执立在那里,看过去道:“你输了。”
赢冲叹道:“是我输了,我也赢不了。”就在这时,他的身上忽然冒出了一道青气,从脚下陆续蔓延向上,将他浑身围裹了起来。
陈廷执不禁皱了下眉。
赢冲叹了一声,道:“有些事情,你明白了,有些事情从根底上它便就错了,也并非是我所能改变的。”
陈廷执沉默片刻,道:“原来如此。”
赢冲对他打一个稽首,道:“陈道兄,就此别过了。”说完之后,他身躯轰然崩塌,那散开的一缕缕气烟,也是很快被那虚空乱流卷走了。
陈廷执默站了片刻,一道金光降下,也是从此间离去不见。
赢冲意识再是出现时,已然是在了一个青幕围裹的空洞之内,对面站着一名容貌美好的黑发少女,对他打一个稽首,道:“见过赢长老。”
赢冲没有说话。
黑发少女道:“赢长老,怎么了?”
赢冲摇头道:“没有什么,只是有些感怀。”他抖了抖衣袖,对着黑发少女郑重一礼,道:“见过鱼执掌。”
黑发少女微微一笑,她知道,这位赢长老乃是青灵天枝一缕灵精的托世转修之身。
这位注定只会受上宸天支配,其人永远无法摆脱与青灵天枝之间的牵连,谁掌握了这镇道之宝,谁就能得到这位的效命。
她伸手虚虚一托,道:“赢长老免礼,往后我上宸天的继传,还有上宸天的诸多事宜,还要多多劳动赢长老。”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