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漢當興 愛下-第四十九章 喧囂過後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今夜的成都,注定喧嚣!
刘禅这盘棋可不是仅仅这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够布置好的,可以说早在三年之前,在蜀中大小事务都进入到一个平缓发展的阶段,刘禅便已经是将目光放在了这些潜藏的祸害之上。
世家,豪族,门阀。
益州内称得上是门阀的自然少有,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但是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世家豪族却是数不胜数。
造成了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点,这一来是蜀中道路闭塞与外界沟通困难,哪怕是天下大乱了这蜀地内部也是一片的祥和,仅有的战事也不过是汉中跟蜀中这内部的问题而已,况且当初刘璋跟张鲁打了那么多年不也没见过有什么大的动静吗。
一边是死活就打不进白水关碰不到葭萌关,而另外一边则是干脆就没想过打出去,甚至刘璋的军队连阳平关长什么样怕是都快要忘得一干二净了。
就在这样的大局势之下,道路的艰难和险阻,使得益州内本身便是一处极其适合囤积安稳的地方,纵使外面打的血雨腥风的好不热闹,但实际上自北秦岭,自东鱼复之外的地方,跟益州内部却是半毛钱的关系都很难扯上!
而这第二,便是天下乱世之时,总会有一些眼光长远的世家领头人下定决心带领着他背后的家族迁移而来,久而久之的,这益州内的世家可不就是多了起来。
原本的外来户,在时间的改变下也渐渐成为了本地的世家,新进的豪族想要扎根,前期困难顶过去了,怕是几十年后也能够对外说自己是正儿八经的益州世家出身了。
就这样的前提下,益州内大大小小的世家豪族可以说是遍布满地,益北这人口繁多的郡县中尤以为最。
而这些世家豪族长久以来都是处在自由惯了的情况下,加之天下动乱朝廷对益州内的掌控力实在是有限,本土的官员都多出自地方豪族,这样一环扣着一环层层下来,益州内便出现了这样的世家豪族猖獗,甚至比外面那些所谓的四世五世的三公之家还要来的夸张!
外面动乱频频稍有不慎就是家破人亡,可换到益州内来,天高皇帝远的是少有人管束,只要不闹出来特别大的动静,这些个世家豪族完全就是潇洒的日子没有尽头。
如果真的任由这些世家豪族如此发展壮大下去,继续任由他们肆意妄为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刘禅觉得就是老爹能够完成复兴大汉的伟业,这天下又是重归一统太平了,搞不好益州内糜烂的状况也仍然是得不到改善。
甚至正因为老爹手下有不少出自益州世家的文武,等到日后真的成事天下可期之日,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功劳加身,那时候再想要处理掉这些世家豪族可就更困难了。
是以,刘禅在做足了准备调查了清清楚楚之后,这才有了现如今撒网捞鱼将这些世家豪族一网打尽的计划!
酌情留下一些,自己人关照一些,聪明的花钱赎身又是一些。
而刨除掉这一小部分的世家豪族之外,剩下那七八成左右的,现在有一个算一个头上都被判了个抄家的罪名!
这可不是刘禅冤枉他们,哪怕是没有近些日子他设计的陷阱,单单是这些年来刘禅搜集关于世家豪族横行不法的事迹跟证据,实际上早就够将他们给抄家问罪的了。
但那时是为了益州的稳定,是全面以发展壮大稳步前行为中心,还不是擅自动手让益州陷入到更混乱状态的时候,故而刘禅才一直按下了动手的心思,只不过在暗中是更加大力度收集各家各户的黑底旧账,便就是等待着像如今这般大好的时机,而后一股脑的将全都掀开来算个清楚!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动乱的成都之夜,看起来满城到处都是喧闹吵杂的声音,就跟敌军濒临城下一般的混乱。
然而归根结底还是有些世家所在的地方过于分散了,哪怕刘禅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哪怕邓艾早就想到了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但凡事总归有些意外发生,巧之又巧的便很有可能出现一些原本不可能会出现的变故。
充足的兵力在城中散开来,邓艾布置的已经很完善了,可无奈这消息还是不小心的走漏了出去。
这种时候再说要彻查到底是谁泄露的消息显然已经没必要了,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的将这些有可能发生乱子的世家豪族所在给镇压下去!
故而前半夜的安静换来的便是后半夜的喧闹,走过了六成左右的世家之后,邓艾终于是碰到了一些硬骨头。
有些世家中还有其他的主事人,在得知家主被抓城中卫兵四散抓人的消息后,一咬牙一狠心当即便是召集家仆护卫便打算拼死一搏。
面对这样的情况,邓艾自然是早有预料,也根本就没有打算说什么劝降的话,这些人既然有胆子跟官府亮刀动手,那不打疼打怕了他们,任凭邓艾说的再多讲的再明白,这些人也一样是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试问谁人刚决定造反之后,就立马心生悔意的?
这种情况可能不是没有,但却是少之又少罕见中的罕见,最起码邓艾活了这么多年是没见到过一次,哪怕在南中那个奇葩怪异的事情最多的地方,他也说遇见过这样的人。
再者邓艾本身也不善言辞,想必出言劝说讲一通的大道理,那还不如让他直接指挥手下士卒开始进攻的痛快。
这些年来在南中邓艾可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在他的大脑中早就形成了一种惯性记忆。
哪怕自己口吃的毛病是改掉了,可少时的问题终究还是有些影响的,所以邓艾一直便秉承着一个习惯,凡事能动手就尽量少开口……
一夜时间很快便流逝而过,雄鸡振翅而鸣宣告着第二天的到来。
可哪怕就算是日头已经从东方升起,可是成都城中这些寻常百姓人家也是少有敢随随便便就冒头出门的。
昨夜的杀戮喧闹之声并非开玩笑,天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况,真万一出去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事那不就等于自己找死吗。
这年头人命可不值钱,但对于自己的性命那却又是相当的珍惜。
再加上近几年益州发展迅速,百姓们的生活水平虽然不能说是日新月异,但总归也是发生了不小的改善。
而作为益州的治所,经济政治的中心成都,这些变化尤为显得更加突出。
如此一来,成都内的百姓人家对于自己的性命也是格外的珍惜,毕竟好不容易才有了几年稍微富足安生的日子,谁也不想突然之间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谁也不想还没享受到几年这样的好日子,自己却是先一步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啊!
不过这人总有一些胆子大的,好奇心重,或者干脆就是不怕死的。
在这些人的带头作用下,有些人家也是敢试探着出门来看一看了。
当然,这自是建立在城中已经没有了什么喧闹喊杀的声音,纵使空气中仍然弥漫着一种看不见摸不到的紧张气息,但是相比昨夜那种夸张的声响动静,这第二天的清晨却又是显得格外宁静,就好像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都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一样。
然而那一些烧焦的房屋,原本是某些世家豪族所在的宅邸府苑门外都站着森严的士卒,还有比平日多了许多倍的巡街兵丁。
这种种迹象无一不是在说明昨夜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而非虚无缥缈的假象!
经过了一些的抄家和杀戮,纵使是邓艾也露出了几分疲惫之色,带着汇总的收获回到了左将军府上。
“回禀少主,这些便是昨夜查缴的大致清单,还请少主过目。”邓艾捧着一小箱竹简便送到了刘禅的面前,倒是让刚刚起床还有些困顿的刘禅顿时清醒了不少。
昨天晚上邓艾在外面出苦力,刘禅却是在府上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好觉,好似一个完全不负责任的主公一样,根本就没有半点关心下属的意思。
但实际上刘禅把自己能够做的一切都做到了,部署的如此缜密计划如此的周祥,还有城中戍卒跟自己的亲卫配合,这样的大手笔下邓艾如果还不能搞定一些的话,刘禅就真该怀疑自己这个师弟是不是废了,实在不行就给老师手书一封建议他重新回炉再造吧。
当然,凡事都有可能发生意外,刘禅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昨夜除了城中戍卒跟自己的亲卫之外,却还有邓艾从南中带回来的军队在城外候着,随时听令便杀进城中镇压一切。
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刘禅实际上是并不太想动用那些南中军队的。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无非是这些士卒当中有不少的蛮夷,这些年来益州内试行蛮夷汉人混杂成军,目的便是要打破双方之间的界限,促使融合能够更快更彻底一些。
可这种融合的办法终究是时间短了点,蛮夷士卒虽然打仗不畏死十分悍勇,可是这纪律性多少是差了些,若是放任这些蛮兵进城,刘禅恐怕城中那些本来不会被打扰到的民户百姓之家中,便是会有一些人被无故殃及到啊。
所幸,看邓艾如今的样子,看着那一小箱分量不轻的竹简,这种最坏的情况终究还是没有发生,刘禅颇感欣慰之余便是觉得有些头疼。
尤其是当他看到邓艾放下那箱竹简在地上,带起一片灰尘的时候,原本还觉得计划顺利万事无忧的他,瞬间便皱起了眉头,只觉得自己这位师弟貌似也没有表面上这般醇厚啊……
“师弟辛苦,连夜操劳想必早就已经困乏,还是速速去歇息吧,这边的事情自有吾来处理便是。”刘禅朝着邓艾摆了摆手道:“正好这府上还有不少的空闲,师弟大可去找个房屋安歇,也就不用再折腾去他处了!”
面对刘禅的好意,邓艾疲惫的眼神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是语气平淡的应道:“属下告退!”
说完这话,邓艾转身就走,而就在他背过身在刘禅看不到的时候,邓艾原本疲惫困乏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把师弟打发走了,刘禅当下便是松了口气。
可这一箱子竹简还在,问题仍然是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
再加上刚才邓艾说的那番话,刘禅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什么大致的数目清单,这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啊!
大致便等于不详尽,而不详尽的意思是还需要进一步的清算统计,简而言之就是这活儿可不仅仅是摆在刘禅眼前这一箱子竹简而已,后续的可能还会更多甚至更麻烦!
刘禅根本不用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要知道这些世家豪族在益州这么多年了,积攒下来的钱财家底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自己几次三番的索求讹诈,这些世家豪族看起来是掏钱掏的相当不情愿好像在割他们肉一样。
但实际上却是根本不痛不痒,更别说还有新修驰道之后所带来的收益,搞不好这些人连本带利的赚了十数倍都有可能的。
刘禅可从来没有小瞧过这些人的底蕴,这次要不是他算计多年部署周祥,再加之老爹等人离开成都去汉中给了他们一个假象,好像自己这个半大小子未及加冠的少年不顶事,让他们放松了警惕。
要不然的话刘禅想要这般痛快的就搞定这件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须知就算是这般计划部署,昨夜仍然是出了一些岔子。
如果情况更恶劣一些,篓子更大一点,那怕是这益州的中心便要出问题,老爹他们在前面跟曹魏打生打死呢,结果后方老家被爆破了,这种情况刘禅简直是想都不敢想啊。
不过好在昨夜过去之后,成都算是安定了,也不会再有掀起波澜的机会。
至于那些逃窜的漏网之鱼,刘禅根本就不在乎。
这些人的家族若还在时,那他们可能还会闹出点什么大的动静出来,吸引吸引刘禅注意力都是顶天的了。
可现在他们的家族破灭,哪怕是有些以前的情分可以联系到刘禅保存下来的一些世家,但这个节骨眼上,那些安稳存活下来的家族怕是比刘禅还要畏惧这些侥幸逃得一命但却不死心的家伙们。
那时估计都用不着刘禅去提点什么,但凡有谁落到了那些世家的手上,怕是上赶着得赶紧捆结实了给送到刘禅府上来的!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