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愛下-第1426章 結陣大祭司(1-2)相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大祭司的长袍泛着淡淡的青色光芒。
手中权杖将那一群贯胸人拉起,向旁边一甩。
那丝线般的光华消散,贯胸人集体悬空,空心的胸膛同时汇聚光柱。
陆吾又怎么可能给他们机会,张开嘴巴向前哈出一口白雾,吱————
冰封!
强势的寒气,肆虐前方。
空中,地上,数千名贯胸人顷刻间化成了冰雕。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那大祭司不仅不生气,反而轻哼一声,再次向后飞,说道:“区区兽皇,也敢嚣张!?”
“他何来的勇气小觑兽皇?”颜真洛无语。
“别小瞧对手,显然这带头的知道陆吾……陆吾小心!”端木生喊道。
嗷————
陆吾前蹄践踏!
那些被冰雕碎裂成渣。
可惜的是没有功德值奖励。
陆州现在的大真人,杀这些低级的目标,似乎已经很难获取功德。
陆吾这一招冰封,竟带走了数千名贯胸。
大祭司手中权杖往空中一插。
一道光晕荡漾开来。
光晕的直径不断扩大,至千丈距离时,四面八方传来山呼声,响天彻地。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的贯胸人,像是不要命似的,从林间掠来,空中的贯胸人亦是想蝗虫过境,将四周封堵的密不透风。
“乖乖……这么多贯胸人。”诸洪共愣住了。
但凡有点密集恐惧症的话,看到这场景,只怕是要头皮发麻,难以接受。
大祭司沉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
声音从远处穿过人群,来到陆州的面前。
陆州问道:“为何?”
“我贯胸一族,为了夺取镇寿桩,在镇寿墟待了上千年。贯胸人牺牲自己的寿命,满足镇寿桩的成长。而你,却夺走了它。”大祭司说道。
陆州不以为然地道:“镇寿桩何时成了你贯胸一族的东西?你们牺牲寿命,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无主之物,本座拿走,那便是本座的。”
“你说的有道理,我想要表达的,仅仅是一种愤怒。而这种愤怒,需要你们的死亡来消除。”大祭司说道。
陆州摇了摇头,道:“陆吾。”
不计其数的贯胸人,还轮不到陆州动手。
轰!
陆吾纵身跳入空中。
八尾开屏,横扫贯胸人。
那大祭司似乎一点都不心疼,看着自己的族人被陆吾击杀。
陆州看向那些被击碎的贯胸人,落地之后,裂了开来。
他看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那些裂开的贯胸人,裂开多少份,就会重新形成多少个小型贯胸人。
“我去!!这玩意邪门啊!师父!?”明世因本想上去大显身手,虚影一闪躲在了陆州身后。
“大祭司在他们的身上释放了诅咒,好狠毒的诅咒之术。”孔文说道。
站在人群后方的孟长东说道:“我和七先生曾看到过这类术法,的确是一门邪恶的诅咒之术,这样杀下去不是办法,它们的数量只会越来越多,直至我们精疲力尽。”
“陆吾,停下!”
陆吾一招极致的大范围击杀贯胸之后,纵身返回众人身后,坐卧了下来。
这时,于正海和虞上戎,一左一右,刀罡和剑罡,席卷贯胸人。
大祭司依旧不管不问,就这么看着。
越杀越强。
“这特么是人?我怎么感觉好恶心。”明世因骂道。
“四先生骂得对,太恶心了。”潘重符合道。
石峰之上。
花月行五指拉弓箭,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拉出了数百道箭罡,命中那些贯胸人的腋下要害。
结果也一样,只会增加敌人的数量。
“大玄天章!”
碧玉刀卷着巨大刀罡,向四周旋转,将那些贯胸人全部绞碎。
于正海看到了那些分裂出来的小型贯胸人,皱眉道:“头疼。”
虞上戎一番击杀之后,看着满地的贯胸人,不减反增,道:“有趣。”
不需要陆州叫停,他们已经做出最准确的判断,收起刀罡和剑罡,从远处闪烁返回。
落在了众人前方。
“没办法对付这诅咒之术吗?”潘重回头道。
孟长东摇头道:“没有,当时对诅咒之术也仅限于了解,并没有深入了解。”
贯胸人重新爬了起来,徐徐迈进。
数量和密度都比以前大了很多。
大祭司声音再次飘来:
“无知而丑陋的异人,这是我贯胸一族伟大而神圣的祝福之术,何来的诅咒之说?”
“死都死不掉,把身子劈开两半,分出两个自己,你管这个叫祝福之术?”明世因说道。
“没有痛苦,没有死亡,同时拥有强大,这便是最好的祝福。”大祭司说道。
“我呸!”
明世因反问道,“一个贯胸分出十个贯胸,那这十个贯胸管被分裂的贯胸叫什么?叫爹?反过来,这些小贯胸,叫儿子?十人之间都是同胞兄弟?来来来……你解释给我听,他们的娘在哪里?”
没等那大祭司回答,明世因又道,“别告诉我说你们贯胸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没爹没娘!如果有,那你们这祝福之术让它们以后怎么面对它们的爷爷奶奶?如果没有,那就太可怜了,连我叫狗子都不如。”
大祭司本想理论一番,听了明世因的话,怒火攻心,权杖挥动:“我扒了你们的皮!”
嗡————
权杖颤动。
出现一道道丝线般的力量,将附近成千上万的贯胸人,连成一体。
贯胸人铺天盖地,不要命地扑了过来。
“后退!”
陆州一声令下。
于正海和虞上戎祭出罡印城墙,将那些贯胸人挡在了外面。
一些飞扑上来的,也只得用刀剑将其分割。
重新形成贯胸人的期间,算是能拖住少许的时间。
陆州曲臂前推,掌印如山,轰————
撞开了数百人。
贯胸人坠落在地,一些碎开的贯胸人,像是在不断繁衍新的贯胸似的。
陆州皱眉,这要怎么杀死?
大祭司冷声道:“这里是鸡鸣,天启之柱的脚下,也是你们的葬身之处。杀了他们!”
无数的贯胸人都在大祭司的控制下,失去了理智。
就像是僵尸一样。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师父!”诸洪共慌了神。
“冷静!”
明世因骑着穷奇来到了诸洪共的身边,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还记得师父说过你什么吗?你就是太过胆小。”
诸洪共哭丧着脸道:“我胆子有啊……当初第一次去红莲的时候,在无尽之海上,我便勇敢地跳了下去,给大家争取了逃跑的时间。但是现在……有点吓人啊!”
“怂包。”明世因骂了一句。
“四师兄,你为什么不怕?有什么诀窍吗?”诸洪共低声问道。
“诀窍?”
明世因神秘兮兮地盯着诸洪共。
就在这时,一个块头颇大的贯胸人,浑身通红,像是鲜血一样的皮肤,撞开了众人的罡气,扑了过来。
明世因眼睛一睁,“闪!”
嗖——
明世因和穷奇化作一道流星,冲入林间,破开后方薄弱的贯胸人群,消失不见了。
诸洪共:“……”
懵逼。
除了懵逼别无他想。
人群中抵抗大部分伤害的,莫过于接近真人级别的秦奈何。
秦奈何的护体罡气,像是气泡似的,将所有人笼罩在内,但随着敌人的不断疯狂进攻,这种长久的冲击令他感受到了压力。
“阁主!”
陆州回头看了一眼秦奈何。
见其有些压力。
脚尖轻点,飞了出去。
既然杀不死这些贯胸人,那就擒贼先擒王。
嗖!
“敢在老夫面前撒野?!”
众人屏住呼吸看着飞出去的陆州。
也在期待着阁主要如何解决眼前的麻烦。
那大祭司甩动手中权杖,上千名贯胸人像是苍蝇似的挡在了前方。
陆州掌心向前,曲臂猛推。
身子横向飞去。
轰!
精品都市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26章 結陣大祭司(1-2)讀書
陆州以开天辟地之势,穿过了那上千名贯胸人的身子。
千人陨落,分裂成型,数量激增。
陆州不管不问,继续朝着大祭司掠去。
大祭司沉声道:“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异人永远不是真正的人类。卑微的可怜虫,受死吧!”
大声吼叫。
双臂展开。
嗡————
地面上密密麻麻的贯胸人,形成了太极八卦图的站位,接近上万名贯胸人,胸口同时对准了陆州,爆发光柱。
陆州脚下开莲,正好莲座底部挡住了那密集的光柱。
大祭司说道:“原来是大真人,难怪敢在未知之地撒野!”
他急速后飞千米。
两边的贯胸人潮水般跃入空中。
陆州被阻碍了下,速度降低。
“火莲风暴。”
脚下金莲金火像是龙卷风似的,席卷四面八极。
火焰莲花,立时洞穿了那些疯狂扑上来的贯胸人,千米范围内顷刻间化为火海。
“师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诸洪共睁大眼睛,咽了咽口水。
“师父一直都很强啊,八师兄,你是不是在黄莲待糊涂了?”小鸢儿无语道。
火海中,贯胸人被烧的七零八落。
不断分裂,再分裂,再燃烧,再分裂……如此循环往复,直至分裂成拳头大小的贯胸人时,惨叫声响了起来。
“有效果!”孟长东指着那不再分裂的,被烧焦的小贯胸人,兴奋地道。
“火焰有效!”
孟长东说道:“最好是真火,如果能懂一些道印就更好了。七先生说,诅咒也是道印的一种,有施展的方法,就一定有破解之法。”
陆离点头道:“七先生果然是博学多才,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分裂,和人类的命格有些相似。需要杀很多次。大家注意看,一个成年贯胸人,顶多分裂五六次,就不再分裂。个头大一些的能多抗几次,但终归有限。”
众人看到了希望。
于正海踏地冲锋,爆发金莲火焰。
虞上戎,也一同爆发业火。
魔天阁的弟子们多数都有业火。
一时间,天启之柱整个东侧,都成了火海。
陆吾则是趴了下去,它不会喷火,也就无能为力。端木生也是。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
陆州火莲风暴带给了大家启发,回头看了一眼,局势正在被徒弟们慢慢扭转。
放下心来,朝着大祭司掠去。
大祭司继续向后飞。
他似乎一旦都不害怕,也没有因为族人被烧死,而感到伤心,相反,大祭司,兴奋得满脸通红,眼中泛光。
“哈哈哈……哈哈哈……”
大祭司看着前方的一片火海,整个人有点失心疯似的癫狂。
他大笑了起来。
陆州眉头一皱,怒上心头,沉声喝道:“定!”
时之沙漏落向地面。
一道蓝色的涟漪席卷四方,方圆千米的范围都被电弧笼罩。
呼吸之间。
一秒时间的静止过后,陆州来到了那大祭司的面前,五指如天钩,重推了过去。
时间恢复。
轰!!
那大祭司双目怒瞪,失声道:“不可能?!”
噗——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陆州的护体罡气将那些鲜血挡住。
大祭司背部后弓,不断后飞,眼中充满惊骇。
陆州抓回时之沙漏。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26章 結陣大祭司(1-2)熱推
回头看了一眼战况。
局势正不断地被扭转。
于正海和虞上戎的业火,烧得贯胸大军,节节败退。
那大祭司死死抓住手中权杖。
胸口处的鲜血,像是泉眼一样,冒了起来,形成一个个,血色蝴蝶。
血色蝴蝶围绕权杖飘飞下方。
大祭司停了下来,将手中的权杖往下方一压。
砰!
权杖落入地心。
陆州总觉得这贯胸一族非常诡异,况且,他们能在未知之地生存这么久,势力越来越广,不是没有手段。
陆州祭出镇寿桩。
镇寿桩嗡鸣作响,悬浮在身前。
“你想要镇寿桩?”
大祭司面目狰狞,咆哮道:“交出镇寿桩!”
陆州厉声道:
“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五指下压。
砰!
镇寿桩进入地心中。
调转元气,再拍一掌。
镇寿桩旋转扩大。
四面八方的生机,源源不断地被镇寿桩吸收。
大祭司脸色铁青,道:“结阵!”
轰——
血色蝴蝶在下方权杖旁边,慢慢形成漩涡,漫天飞舞的血色蝴蝶,扑向贯胸人。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红线。
在天启之柱的外围,又有大量的贯胸人扑来。
数量已经超出想象。
那些红线迅速地相互勾连了起来。
PS:默默求票。谢了。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保持名次,掉出前十就完犊子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